空格一如既往的爱您哦

biu~爱心攻击

群聊号码:387663463

嘿嘿杂食

超级好勾搭

能不关注就不要关注哦

因为真的很杂食,所以总有一天会雷到你

来找我玩吧,plz【星星眼】

欲恶之罪 50

哇——写到五十章了,安可安可

   男人猛地擒住他的手腕,整个人欺身而上如同猎豹蓄势待发,双臂罩在张佳乐两侧,孙哲平咬牙切齿地开口,“惹怒我对你有什么好处?”

  喉结滚动,眼睛死死盯着男人阴沉的脸色,张佳乐被他压在身下,虽局促不安但气势丝毫不处下风与孙哲平僵持着。

  哟~包厢里突然响起哄闹声,嚷嚷着调笑孙老大如此不淡定。

  张佳乐看着孙哲平撑起身,他的嘴角噙着笑意端起酒杯,缓缓开口,“家教不好,这位见笑。”

  又意味深长地说,“不过今天还轮不到他,换换口味。”

  明眼人了然,接住孙哲平的话茬,“那还不快去伺候着。”推开自己怀里的公主往男人身边送。结果被孙哲平阻拦住,抬手随意打个响指,包厢房门被推开。

  “孙老大为大家准备了休闲的客房服务,足够各位尽兴,请。”楼冠宁宣布,即便娱乐戛然而止,但众人谁也不会驳孙哲平面子,更何况此时谁不想醉卧美人膝呢,于是纷纷起身离席。

  “你,留下。”孙哲平扯扯囚服的领口,姿势霸道地坐下,手指点的周泽楷身后的男人。

  此时张佳乐终于想起为什么会觉得男人眼熟。

  “我?”孙翔鄙夷。原来是那位小狱警,但此时再去研究他是谁已经没有意义,孙哲平刚刚的话又要孙翔留下,难道是想要了周泽楷的人!

  男人缓缓站起身,脸色是从始至终都未出现过的冷漠。包厢内仅剩的几个人都感受到周泽楷身后散发出的寒气。沉默的人发起怒来真是十足的骇人,原本谦和的眼神迸发出逼人的敌意,不,是杀意。

  周泽楷不是纵欲的人,更不会在人前发情,他拒绝刚刚送到怀里的美人儿,没想到孙哲平要在这里反将他一军。

  然,男人在打破沉默前,反倒是他的“军师”江波涛开口,“孙老大,男孩不听话就让他听话好了,怕咱家兄弟不懂事,伺候不好您。”

  张佳乐怒视江波涛,恨得他牙根痒痒。

  孙哲平轻笑,给楼冠宁个眼色,对方心领神会的走到张佳乐身前带他出去。

  关上包厢房门剑拔弩张的气氛不复存在,张佳乐走在会所的走廊,与楼下的赌场喧闹不同,实在过于沉静。除了脚步声只能听到自己急促的心跳,“去哪?”他不动声色的问。

  楼冠宁挑眉,犹豫的开口,“去您想去的地方?”

  “我想去的地方?”张佳乐讥笑,“离开也可以?”

  “这个……我要请示孙老大。”楼冠宁恭敬的回答。

  张佳乐气愤,果然这里的人没一个好东西,事到如今何必再搬出孙哲平。今晚之后还不知道自己会被他丢到哪里,显然孙哲平已经玩腻了,要换人了不是吗。

  真该庆幸。

  可张佳乐在担心,在替孙翔担心……荒诞至极,谁又来心疼他呢?

  “你离开吧,我自己回房间。”张佳乐甚至不知道自己还可不可以回去。忽然开始迷茫,如果没有孙哲平他该去什么地方。

  “抱歉,张先生。”楼冠宁没有离开的意思。

  果然不可以吗。
  
  张佳乐烦躁极了,刚刚孙哲平不是说要楼冠宁去安排,怎么和自己无关?想知道孙哲平和周泽楷的情况,又暗骂自己到底再担心什么。

  “今天日子特殊,地下三层酒吧酒水畅饮,有兴趣吗?”楼冠宁又补充。

  “特殊的日子?”张佳乐疑惑楼冠宁话中所指。

  “这个还是给孙老大自己告诉您。”

  又是一套搪塞,又是早早地安排好。

  既是笼中鸟,又何必敞开鸟笼要他感受着铁链拴在脚腕的苦楚呢。

  走进电梯,旋即合上门。

  “小周,如果孙翔我要定了呢。”孙哲平把玩着手里刻满图腾的打火机,那是件致命的武器,懂行的人自然了解,甚至比他身旁保镖配置的手枪威力更强。

  “前辈,何必呢?”周泽楷淡淡地,收敛方才迸发出的强大气场。

  这时孙翔突然站出来,“什么意思啊!凭什么我留下!”

  孙哲平又打个响指,保镖立刻过去束缚住叫嚣的男人。

  “就凭这里是我的地方。”孙哲平冷漠地说,“小周,人我留下了,他不懂事我自然会调教,不用担心我不会亏待他。”

  随后包厢的房门被打开,主人下了逐客令。

  手掌已经摸到腰间的暗器,却被江波涛按住手腕。“……”男人摇头,无声地传递着讯息,只期待理智能够战胜情感。

  “放开!你听到没有!”孙翔不是好脾气的主,急躁地与保镖碰撞争执,“周泽楷怎么回事!你跟他说清楚!”

  期待的画面没能出现,看在孙翔眼里,无论如何是周泽楷放弃他了。看着男人走出包厢,甚至毫无留恋地没有多看一眼。

  不敢相信,骤然蹙紧双眉,直到周泽楷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猛地转头去看坐在沙发上罪魁祸首的男人,孙翔怒不可遏地冲过去却被保镖阻止,“你想干什么!”

  孙哲平甚至没有理会他,看着手机屏幕画面中的男人站在灯红酒绿的迪厅,显得格格不入。

  “我和你说话呢,你没听到吗!”孙翔背肩摔开桎梏住他的男人,只是还没接近孙哲平就听到身后传来枪械上膛的声音,“该死的!”孙翔咬牙,只好顿住脚步。

  孙哲平起身上下打量他,搂住孙翔的脖颈靠近自己。孙翔挣扎但怎么也拗不过他的手劲,本想破口大骂,却听到孙哲平淡定地开口……

  瞪大眼睛,还没做出反应,旋即被男人手掌劈晕,缓缓失去意识。
 

  张佳乐小心翼翼攥着手里多出的纸条,掌心渗出细汗,他迷茫地四处张望着再没看到撞过自己肩膀的男人。

  于是,若无其事的走到角落,出现在纸条指示的地方。

  “唔!”一只手掌突然捂住他的口鼻,张佳乐惊慌地挣扎,无济于事……

  

评论(9)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