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格一如既往的爱您哦

biu~爱心攻击

群聊号码:387663463

嘿嘿杂食

超级好勾搭

能不关注就不要关注哦

因为真的很杂食,所以总有一天会雷到你

来找我玩吧,plz【星星眼】

欲恶之罪 51 这章我要打tag 传播邪教

   他立在那,周遭很安静,男人的站姿并不标准显得慵懒,就像是只散养的老猫。

  踩着步子靠近他,手臂锁住男人修长的脖颈揽到自己怀里,开始疑惑他迟钝的反应,下一秒便被男人转过身,拳头狠狠砸在小腹上。

  “嗯......”倒退一步,韩文清吃痛地闷哼。

  叶修冷漠地睨着他,直到发现韩文清腰间的衬衫被渗出的血液染湿,颦起眉头问他,“发生了什么?”

  木质地板发出吱嘎声,韩文清走近,扼住叶修的下颚强迫他对上自己狠厉深沉的眼神,“怎么,心疼?”

  叶修干脆错开目光保持沉默,格挡韩文清的手掌继续整理书籍,“监狱长闲的无聊又来整治我们哈,没空和你玩。“

  不远处的囚犯扬扬下巴示意同伙注意他们的方向,心怀鬼胎的关注韩文清和叶修的一举一动。

  韩文清把他推向书架欺身压过去,咬牙凶狠地说,“叶修,你真的让人忍无可忍。”他的手掌探进叶修的裤腰,抽出塞在里面的囚服下摆,粗糙的布料发出嗤啦的撕毁声,摩擦过皮肤火辣辣的疼。

  叶修的手指扒在书架上,感受周遭的空气诡异地似乎微微扭曲……
  

  铁门被打开,身着深色西服的严谨男人踏进牢房,“今天过得怎么样?还记得我吗?”他放下笔记本开口。

  苏沐秋抬起头,露出纯粹的笑脸,挑眉向他问好,“中午好,那要好好想想了,不苟言笑的张助理?”

  “午安。”张新杰回应他,“有什么事情和我分享我吗?”

  苏沐秋配合地努力去想,旋即无奈地笑笑,“抱歉。”监狱里除了枯燥就枯燥,再简单不过,还有什么呢。

  张新杰边写着记录,边点头了解,“可以问你几个问题吗?”

  “当然。”

  他拿出几张照片,“请帮我认出这几个人。”

  “与指证无关吧?”苏沐秋又小心翼翼又藏不住自己那躁动的心思。

  “不是。”张新杰保证,举起图像,“简单的记忆游戏。”

  “那个狱警,很熟悉,每天都会见面。”苏沐秋试着回忆 ,“所以,你能治好我的大脑吗?”

  “很抱歉,因为你的海马体已经被切除……”

  “明白了,继续吧。”苏沐秋温和地打断他,再看到相片时大笑,“监狱长,钱包脸太有特色了。”

  张新杰翻开与叶修有关的页面,记下默契度几个字。

  “叶修……”看到他的瞬间苏沐秋一改放松的神情,面露痛苦,手指插入头发用力地拉扯。

  “还是很痛吗?”张新杰却淡定,他靠近苏沐秋攥着他的肩膀,因为他的每一次反应都如出一辙,“请你观察周围,你很安全。”

  “不!你听不到吗!电流声!”苏沐秋忽然开始嘶吼,“他叫叶修!是我的任务!必须杀了他!”

  

  忍无可忍的可不是你韩文清,叶修想,他再次转身抬手打在韩文清的脸上,觉得不过瘾又狠狠地甩了两巴掌。

  “羞辱够了吗?你玩够了吗!”叶修声音不高却掷地有声地击打韩文清。

  观望的囚犯被吓得魂不附体,暗道这个叶修到底是什么人,才敢对着典狱长施暴!
  
  “妈的。”男人盛怒不已,一双虎目狰狞着阴森恐怖,他一把扯过叶修的手臂摔向身后的书架,几本图书被震飞拍在地板上发出巨大的响声在这件古老的图书馆回荡。

  叶修是真的不在容忍他,盯着男人的眼神满满不屑,他鄙夷地说,“我在想你会做到什么地步,怎么,想在囚犯的众目睽睽下上了我吗,韩文清你敢吗!”

  “叶修你别他妈逼我!”韩文清扼住他的喉咙手劲不断加重,旋即叶修脸色铁青,窒息感充斥全身。

  叶修不是垂死挣扎的那个,他抗衡着来自男人的愤怒,手掌摁住韩文清腰间的伤口狠狠地蹂躏,湿热的血液顺着指缝流下……

  韩文清不松手,他也不放。拼命的两人僵持着,似乎狠不得对方死在自己手上。韩文清的双眼满是血丝,身体和精神的痛苦快要将他吞噬,整个人濒临崩溃。

  胸腔快要炸裂,眼前迷离意识也快要涣散,叶修迫切的渴望哪怕一丝空气,可喉咙快要被捏碎了,痛,彻骨的疼。

  “啊——”大口地吸入空气,叶修佝偻着腰,推开昏死在自己怀里的男人。双腿猛地瘫软,顺势自己也倒下去,脑袋枕在韩文清的胸膛,能感受到他微乎其微的心跳。

  韩文清因为大量的失血导致脸色惨白,叶修侧目去看他,却感到异常的安心,干脆寻了个舒服的姿势睡过去。

  迷迷糊糊中听到凌乱的脚步声,怎么感觉才刚闭上眼睛呢,狱警推开他去查看男人的情况,他没事,老韩没事的,他累了你们让他歇歇。

  “把他也带着。”是张新杰的声音,又一次陷入昏迷。

  清醒时发现自己躺在韩文清的那间卧室,自从矛盾激化后韩文清再没让他进来过。

  转头看到隔着不远处躺在床上的男人,他的眼底的乌青还在,多出些刚刚冒出的胡茬,不比狰狞时的样子好看多少。

  忽然韩文清的眉头微微皱起,张开双唇努力蠕动着,根本听不清他在说什么。

  叶修扯开罩在口鼻的氧气罩,平稳地走过去,端起柜子上的水杯,含满渡到男人的嘴里,湿润他干燥的唇。

  韩文清睁开眼睛,他痴痴地盯着叶修的动作,于是对方感受到他的视线,见男人清醒就打算转身坐回去,韩文清慌忙起身扯动腰间的伤口痛的他吸气,却仍旧攥着叶修的手腕,“别走。”

  “叶修?”他轻声地问。

评论(6)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