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格一如既往的爱您哦

biu~爱心攻击

群聊号码:387663463

嘿嘿杂食

超级好勾搭

能不关注就不要关注哦

因为真的很杂食,所以总有一天会雷到你

来找我玩吧,plz【星星眼】

角色扮演:交警遇到攻

四小篇:周翔,韩叶,双花,喻黄

周翔

  “你好,请出示你的证件。”孙翔摁着手里的警务通甚至没有抬眼去看驾驶位的男人。

  周泽楷感到不被尊重,回了声你好,就没有后话,也没有拿出驾驶证。

  一秒,两秒,三秒……

  “嘿——让你拿证件你没听到吗?”孙翔不耐烦地抬起头。

  于是,绿色的本子这才从车窗递到眼前。

  “不配合就应该直接扣你分!”嘴上恐吓着,孙翔打开驾驶证,“你这本儿过期了。”

  “没有。”周泽楷否认。

  孙翔正记录着处罚,“过期了,依法扣留,下车。”

  “没有。”

  “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下车!”孙翔被男人不紧不慢的态度惹怒,气得瞪大眼睛命令道。

  无奈,周泽楷只好从驾驶位离开。

  不见面不打紧,这抬眼一看——嘿,两人纷纷在心里暗自欣赏彼此的颜值。

  孙翔身着的交警服饰愣是被他的模特身材穿出时尚潮流的感觉,长腿细腰立在路边完全是在上演制服诱惑。

  英雄惜英雄,同样长得帅的人孙翔自然也欣赏,不过工作还是要继续,最重要的是眼前的男人和证件不是一个人啊。

  “你叫什么。”孙翔态度稍有缓和地问。

  “周泽楷。”

  “嗯,周泽楷。”他重复着,扬起手里的本子给男人看,“这是江波涛的驾驶证。”

  周泽楷先是微颦眉头面露疑惑,后又抱歉地笑笑,“对不起,拿错了。”

  “你逗我呢?快点。”孙翔催促他。

  再次拿出来的驾驶证,孙翔才确认这证件照才和眼前的男人吻合。

  “下次检查配合点!”最后还是干巴巴凶狠地警告男人。

  周泽楷温润地嗯了一声,却让孙翔有些不好意思,佯装地威严像是多此一举。

  事实确是他率先带着不满的态度工作,不过孙翔还没有意识到这点,“走吧。”

  周泽楷本想说什么,又抿起唇。

  “下次见。”他说,然后开车离开。

  “下次见?”孙翔嘟囔着,“搞什么,哪还有下次啊,奇怪。”

  结束一天的工作后,孙翔骑着自己的摩托车路过家咖啡店时鬼使神差的想要喝上一杯奶茶,低着头冒着S市的细雨如丝孙翔走进店面。

  “欢迎……”男人怔住,嘴角扬起一抹赏心悦目的弧度,“请你喝一杯?”

  “额……珍珠奶茶。”

  缘,妙不可言。  

  

韩叶

  “停车!”叶修打老远就看中这辆限量版路虎,拍着车窗对着男人说,“这车我征用了,下来。”

  “证件。”韩文清带着墨镜,冷冷地说。

  “啧。”叶修咋舌,还是个麻烦的主儿,不耐烦地拿出警官证,“看好了吧,下车。”

  核对驾驶证和男人的相貌,叶修不禁抖抖身上的鸡皮疙瘩,这男人长得实在令人心生寒意。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个监狱跑出来的逃犯。

  “成了,”叶修把驾驶证甩给他,“晚上十点在这等着,车子还你。”

  他留下面色不善的男人,踩死油门发动机响起轰鸣,车子呼啸而去。

  韩文清望着驶远的车身,掏出手机输入一串眼熟的数字——是刚刚交警的编号!

  晚上十点,男人准时站在路边,路过的车辆甚至不敢停留,生怕男人是打家劫舍的土匪,躲得远远的。

  结果半个小时过去,仍是不见自己爱车的影子,韩文清的心情渐渐烦躁。

  “诶,真等着呐。”欠扁的语气传来,韩文清坐在路边抬起头就看到叶修得意地从车窗内望向他。

  原本英武的男人看上去有够狼狈,叶修只好解释道,“临时任务,晚了半个小时。上车哥请你吃饭,就当赔礼?”

  “呵。”韩文清冷笑,站起身掸掸裤子上的浮土,打开副驾驶的车门坐上去,“回局里。”

  “回局里?”叶修疑惑,什么局里,他还想去交警大队投诉?那让老冯知道还得了,老头准又给犯心脏病。

  叶修只好自来熟的和男人攀关系,“不是吧,老韩同志。堂堂男子汉咱不能这么小气,你等女朋友也给等个几个钟头,更何况是为国家做贡献,为交通大队排忧解难啊。”

  韩文清睨着他,等待叶修说完这套长篇大论后掏出自己的警官证,“韩文清,新任命B市交警大队队长。你好,叶修同志。”

  叶修当即无语,“Q市调来那个?”

  “嗯。”韩文清发出闷闷的鼻哼。

  “呵呵。”叶修内心吐槽。真是流年不利啊,刚被队员陷害官职一撸到底做了基层交警,老冯勒令他将功补过,重头再来。这倒好没安稳几天,又让他把新来的上司给耍了。

  只好破罐破摔,叶修开着韩文清的路虎调头,“回队里干嘛,吃大锅饭啊?”

  “你开去哪?”韩文清沉声问他。

  “哥呢,这个本土土著带你去好好搓一顿,就今天一天,老韩同志可不许记仇啊!”

  “新官上任三把火,可别烧到我身上。”叶修还是带着警告的意味,“到时候别怪我不给你面子,下不来台。”

  韩文清挑起眉毛,呦呵,这首杠上了?

  叶修心想,不给你点厉害看看,哥还真怕你太骄傲。

  天下,无巧不成书。

双花

  “老韩,我回来了。”张佳乐脱掉警服挂在衣架上,他是和韩文清一起调到B市的交警之一。

  “顺便带回来一个,我跟你说,这种无证驾驶的我能拘十个!”

  结果走进韩文清办公室的张佳乐却扑了个空,“诶,老韩人呢?”

  “韩队临时有事,说晚点归队。”张新杰准时地收拾东西做下班前的交接。

  “成啊。”张佳乐给自己倒杯水,“新杰早点回去吧,注意安全。”

  “前辈,也注意休息。”张新杰礼貌地提醒张佳乐作息不健康的问题。

  张佳乐却得意,“今晚还真够呛。”挑挑眉毛和张新杰做着眼色,“外面坐着的那个,我给好好审审。”

  张新杰顺着他的目光望过去,看到的是位称得上是风流倜傥的男人。

  不过在交警大队时间长了,这种事情也不新鲜,处于上流社会的绅士们不时搞点刺激,飙飙车,醉个酒,他们已经习以为常。  

  “好,前辈再见。”张新杰离开后,张佳乐也随同走出办公室。

  孙哲平看见男人立即咬牙切齿地开口,“把手机还给我。”

  “干什么!干什么!老实点!”张佳乐瞪着眼睛恐吓他,“知道什么地儿嘛,有你说话的份?”

  “好,”孙哲平愤愤地走回座椅上,豪放的坐姿像极了入塌奢侈会所的公子哥,“一会儿叫你们领导跟我谈。”

  “大爷,领导外出不在,将就将就小的陪您呗?”张佳乐掐着嗓子发出怪声,引得办公室的同事们一阵爆笑。

  “给你脸了!老实待着!”

  孙哲平怒急,眯起眼睛虎视小男人,然,对方正悠悠然的和同事聊天,“等会老林来了,叫我哈。”

  留下“被拘”的孙哲平寂寞的坐在角落,都说点背也不是这么个倒霉法儿啊。

  遇到查酒驾自己今天可滴酒未沾,也不知道这个交警中了什么邪非要看自己的驾驶证,凑巧今天换了辆跑车还真没带,丫的郁闷。

  林敬言走到休息室时就看到张佳乐抱着爆米花在看电影,敲门示意自己的存在感吸引他的注意。

  “老林,你来啦。”张佳乐跃跃欲试地站起来,“走走走,干活去。”

  林敬言点点头,“这么说外面的孙总是你拘的啊?”

  “啊?什么孙总?”张佳乐被他问地一愣。

  “孙氏财团的孙哲平啊。”林敬言细细解释,“刚刚看着眼熟,才想起来早上看过经济报,就是他。”

  张佳乐石化了,孙哲平……

  不是因为他拘的是孙氏财团的总裁,而是这个人是孙哲平!

  孙哲平!竟然是孙哲平!那个幼儿园和他一起玩,有事没事被他欺负,为自己背黑锅的孙哲平!

  怎么可能是孙哲平!张佳乐脑海铃声大作,萌生三十六计走为上的心思。那个小时候被他欺负还美滋滋跟在自己后面乐乐,乐乐叫着的小孩子长大了!

  靠,是个总裁!

  竟然还被自己拘了!

  “张佳乐……张……唔……”林敬言在他面前晃荡,被张佳乐手疾眼快的捂住嘴巴,“嘘!别被人听到!人交给你了!少天呢?少天是不是出外勤了?我去替班!”

  “唔……”林敬言眨眼睛表达自己了解,才被张佳乐松开。

  平复着紧张的心情,张佳乐小心翼翼的趴在窗边看坐在大厅的男人,心里叨咕着,“大孙小朋友,不是哥哥不认你啊,恐怕被你知道身份我就没有好果子吃了。你和老林慢慢聊吧,他很斯文的。”

  “张佳乐!你外卖!”洪亮的嗓音从大厅传来。

  咔——深夜的天空响起一声炸雷。

  孙哲平猛地抬起头,他下意识地重复着,“张佳乐?”

  少年不知爱恨,再见面……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数日后,“张佳乐!你的玫瑰花又到了!”

喻黄

  熟悉的宝石蓝车身出现在眼前,车窗放下男人谦和地对着他笑,“嗨,好久不见。”

  黄少天气地磨牙,这该死的男人,竟然选择在这个时候找他报复!

  不可饶恕!忍不可忍!

  一个月前,

  “后面那个吊车尾的!你快点快点啊!”拥挤的路口不断传来笛鸣,黄少天指着男人的车叫他赶快。

  喻文州刚刚回国,取得驾驶证的时间还不足一个月,自然是小心谨慎为好,但这位交警不但对他的实习标志熟视无睹,反而更不断催促。

  即便如此,喻文州还是稳扎稳打保持自己的速度。

  “笨死了!笨死了!筷子上插个土豆都比你开得好!”

  好一句垃圾话,刷地喻文州顿时无语。

  车辆蹭到黄少天身边,喻文州还是不往礼貌地微笑,他确实开的慢不怪交警着急。“只是……骂垃圾话即便是交警也是要被扣分的吧?”

  黄少天满不在乎,“你当我被吓大的,投诉电话要不要告诉你呀,快走快走,看不到后面压着车队了嘛?”

  喻文州赶着出差,仔细记下交警的编号驱车离开。

  此时,天气灰蒙蒙地下着小雨,喻文州路过道口时正巧遇到这位“小冤家。”

  “出差回来,特地来找你叙旧。”他噙着笑意,声音平平稳稳的。

  黄少天现在显然不想纠缠,“影响交警执法信不信我拘了你!”

  天气变得更加阴沉,厚厚的云层响着滚雷,一阵疾风后,雨滴啪啪地落在车窗击打出闷声。

  车子靠近后,喻文州看到男人站在雨中指挥着交通,他还没来及换上雨衣,浑身已经被淋湿,警帽也被大风吹飞没了踪影。

  他收起笑吟吟的脸色转而严肃后,升上车窗驾驶车辆离开。

  “呵,算你跑得快,不然小心我分分钟扣下你。”黄少天还不忘叫嚣着,走下指挥台踏到水里继续维持交通秩序。

   路口的车流开始缓缓移动,道路逐渐通畅,黄少天望过去才发现男人冒着雨正绅士地帮助无法通过转弯路口的女士代驾。

  “……”不安全,但男人做的很好,黄少天不得不承认,他的疏导能力很强为人又亲和。

  警车停靠在路边,张佳乐跑下车。

  “乐乐,你怎么来了?”黄少天不得不提高分贝对着张佳乐高喊。

  张佳乐的雨具齐全,忙催促着他离开,“别提了!你下班吧!我替你值!”

  “那你小心点!”

  “我送你回去吧?”喻文州不知什么时候走过来,温润的声音从黄少天耳边传来,许是靠的他太近,引起男人从耳道蔓延至全身一阵颤栗。

  “顺路吗?好吧,好吧。”他浑浑噩噩地说。

  坐在喻文州的车里,黄少天的脑袋靠着车窗,小声说着,“开车慢也有好处嘛,好舒服啊,想睡一觉。”

  喻文州伸手去探他的额头,烫的吓人,定是淋雨受了风寒,“你还能坚持吗,去医院吧。”

  没有得到回复,因为黄少天已经沉沉地睡过去。

  铁树开花,爱情来啦。

评论(11)

热度(2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