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格一如既往的爱您哦

biu~爱心攻击

群聊号码:387663463

嘿嘿杂食

超级好勾搭

能不关注就不要关注哦

因为真的很杂食,所以总有一天会雷到你

来找我玩吧,plz【星星眼】

【欲恶之罪】52

*监狱设定
*这次打tag 双花 周翔
*这次是个耍酷的乐乐
为什么自己的tag不行啊,崩溃!

   张佳乐小心翼翼地攥着手里多出的纸条,掌心渗出细汗快要把字迹弄得模糊,他迷茫地四处张望着再没看到撞到自己肩膀的男人。

  于是,若无其事的走到角落,出现在纸条指示的地方。

  “唔!”猛然一只手掌捂住口鼻,他惊慌地挣扎,随后刺激的味道传入鼻腔,张佳乐缓缓合上眼睛。

  “放开我!卑鄙!”孙翔被吊在房间正中,脚尖勉强碰到地板,他受不得被人暗算正破口大骂着,“小人!无耻!”

  孙哲平被他吵的脑仁疼,刚要发作,楼冠宁突然风风火火地推开房门,“孙老大……”

  此时两人站在幽深的走廊,孙哲平咬牙切齿地重复楼冠宁刚刚的话,“被掳走了?”

  “你来告诉我,在我的地盘,我的眼皮子底下,什么叫被掳走了?”他攥着男人的衣领一字一顿的开口。

  楼冠宁紧张地吞咽口水,“张先生被引到摄像头的盲点,保镖也被支开了。”

  孙哲平愤怒地推开他,握拳狠狠地砸向栏杆,一声金属嗡鸣在走廊回响,“给我去楼上找,挨个房间的翻,去看那些人谁不在!”

  一群监狱里的贼,没有哪个能得到信任。

  “是。”楼冠宁恭敬地说。刚要转身又被孙哲平揪回来,“尤其给我盯紧了周泽楷,知道吗?”

  楼冠宁点点头,“明白了。”

  妈的,他走回卧室显然已经没有耐心和孙翔耗下去,“随便你们怎么玩,只要留口气,越大动静越好。”于是拿起摆在桌柜上的手枪。

  “靠!放开我!”孙翔依旧挣扎怒骂着,孙哲平顿住脚步,走到孙翔身前揽住他的脖子。“放开我!小人!”孙翔破口大骂,孙哲平却玩味地睨着他,手掌施力,捏着他的脖子贴近自己。

  孙哲平靠近,在孙翔耳边低声说了几句,放开他,满意地看到男人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的模样。

  “你再说一遍!”孙翔咆哮,“你他妈别走!”孙哲平不在理会他,潇洒地走出房间。直到两位彪形大汉站到他身前挡住孙翔的视线。  

  睁开眼睛,张佳乐陷入短暂的茫然中,双眼无神地盯着天花板,漂亮的眸子如同一潭死水。药物的作用还没失效,记忆片片断断的出现缺失。

  猛然坐起身体,翁地浑身的血液汇聚在头顶,张佳乐感到一阵眩晕后,摇摇晃晃地栽倒在床垫上。

  “你——你——醒了——醒了——吗?”声音空灵带着回音像是从远方传来,他不安稳地翻滚蜷缩起身体,紧皱着眉头缓缓再次睁开眼睛。

  眼前天旋地转根本无法聚焦,胃里难受呕吐感不断传来,他踉跄地爬起来干呕,又狠狠地摔回去。一只白皙的手掌覆盖住他的双眼,“可怜的人——”

  脑海浑浑噩噩的,张佳乐再次陷入黑暗。

  “呃——”男人挥拳狠狠地砸在他的小腹,孙翔痛苦地佝偻起身体却被绑着的双手牵制住,铁链拽动着天花板上的挂钩发出金属碰撞的声音。

  他却歇斯底里般地大笑,鲜血染红牙齿顺着嘴角滴下,血流如注。保镖不懂他这幅痴狂地样子,只遵守孙哲平离开前的命令。

  滋滋的电流声吸引孙翔的注意,他抬起头接着被电棍猛地戳中肩膀,“呃啊——”疼痛麻痹他的神经,大脑陷入空白,孙翔机械地发出嘶哑的哀嚎。

  砰——房门被踹开,周泽楷带着人闯进来。他的眼神迸发出骇人地寒气,两个保镖被擒拿住,男人直奔吊在房间正中的孙翔,他的身体还因疼痛止不住的微微颤抖着。

  “孙翔……”周泽楷沉声,听上去平静无波但没人知道向来谦和的男人此时压抑着多大的怒火。

  男人睁开眼睛,看清周泽楷后猛地抖动一下,他想扑过去却脚下发软差点栽倒。周泽楷手疾眼快地揽起他,孙翔个子高大,在周泽楷怀里却也不违和。

  “我带你离开。”周泽楷安慰他。

  抱起孙翔,他对着趴在地板的保镖说,“告诉孙哲平,我同意。”

  孙翔的手指死死攥着周泽楷的囚服,“是你……”孙翔的气息游离,断断续续拼命嘶吼着,“是你陷害我,人是你杀的!”

  幽深的走廊里孙翔崩溃地喊声格外凄惨,周泽楷缓缓停住脚步,他的眼睛漠视着前方不去看怀里质问他的男人。

  沉默,周泽楷死死抱着孙翔,带他走出阴暗地楼层。

  算计别人的同时,往往也在被人算计。

  “你说让我带你消失,你看,我做到了。”男人得意忘形的样子令人作呕。“你想干什么?”张佳乐面色死灰的坐在床头,但他仍苦中作乐地在自嘲着自己到底是什么“变态吸引体质。”

  “孙哲平看你比他的命都重要,我需要利用你带我重获自由。”A国男人毫不遮掩自己的贪婪,“得到孙哲平的权利。不然我们今天怎么出来的?你又怎么可能这么久没被带回去?你知道吗,典狱长都会听他的,那个死人脸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啊。”

  张佳乐突然大笑,“哈哈。”

  “你笑什么。”男人同样厌恶他疯狂的样子。“你以为我会威胁到孙哲平?”张佳乐的脸色因为嘲讽才染上绯红,“我劝你还是早点去逃命吧,别做无用功了。”

  “我以为孙哲平看中的家伙怎么都是个精明货。”A国男人嫌弃地打量张佳乐,“还是他真的色欲熏心愚蠢到养了个花瓶。”

  “早在监狱里我就看出了你的价值。带我出去,我知道这个像迷宫一样的会所你最熟悉,别忘了自己的身份——贼。”男人拉扯着张佳乐站起来,“那时候再让我们看看你到底有没有点本事。”

  他拉开房门,看到的竟是男人早早等待在那里。

  “哦?我愚蠢吗?”低沉的嗓音带着玩世不恭的腔调是属于孙哲平独一无二的,他靠在墙壁上神态放松,狂傲的嘴角勾起抹好看弧度。

  “看,你的动作快,他会比你更快一步,知道鬼魂幽灵吗?”张佳乐料定是这种结果的样子没有丝毫动容,只是冷冷地说。

  男人震惊不已,可终归也是经过大风大浪的,但在孙哲平眼里也不过是困兽之斗罢了。A国男人凶狠地勒住张佳乐的脖子用他做人肉盾牌遮挡孙哲平的枪口。

  “带我离开这里,不然……”男人掏出手枪对准张佳乐脑袋,“你就等着看他脑浆四溅吧!”

  “哎。”孙哲平无奈地叹气,他说,“提醒你,要对准他的太阳穴,像这样。”孙哲平大方的示范,最危险的武器在他手里如同玩具,“你这样的姿势子弹轨道很容易偏离,会从耳朵射出来,到时候你会比他死的更惨。”

  “闭嘴!婊子养的!”男人用吼骂以掩盖自己内心的恐惧,他不相信折腾这么久搞到手的“货”竟没有半点价值,张佳乐在他眼里不过是利用的筹码。

  “要死大家一起死!”他咆哮着,“孙哲平别把我当傻子,如果你不放我离开,老子死也拉上他垫背!”

  孙哲平无视男人的歇斯底里,他语气笃定地对着张佳乐开口,“你说过是我不把你当男人看。”他讥讽地笑着,摊开双手,“好,证明给我看,让我见识你的本事,做个男人,展示给我看。”

  孙哲平想让张佳乐做什么,激怒敌人,为了证明自己是个男人,于是鲁莽的反击,壮烈的死在枪口下?荒诞至极。

  张佳乐盯着他看似开玩笑的样子,有那么一两秒张佳乐在思考孙哲平到底是不是真的想救他。不不不,孙哲平只是不想自己养了这么久的宠物死在别人手里,他还没有戏耍够呢。

  张佳乐又想,孙哲平只是没有把握,从最开始在虚张声势,这么近的距离只要男人轻轻扳动手指,自己的脑袋就会破个窟窿,绕是孙哲平也没有办法。  

  他感受到身后男人的怒不可遏,浑身迸发出火气逼得他连枪都握不稳,张佳乐冷眼,真是受够了这场闹剧。

  猛地攥住他的手腕,张佳乐提起手肘击中男人面门,“啊!”男人发出痛苦的嚎叫,张佳乐迅速转身,趁对方闭紧双眼的瞬间,扭转他的手腕夺过男人手中的枪械。

  “啊——”男人倒地不起,张佳乐居高临下地盯着他,在男人震惊的眼神下,拆卸枪管,机壳,弹夹,拨开一颗颗子弹掉落在他脸上……动作快的,甚至让人看不清他的拆分动作。

  孙哲平挑眉,吹了声不太清脆的口哨。

评论(15)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