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格一如既往的爱您哦

biu~爱心攻击

群聊号码:387663463

嘿嘿杂食

超级好勾搭

能不关注就不要关注哦

因为真的很杂食,所以总有一天会雷到你

来找我玩吧,plz【星星眼】

军婚记事

咳咳,新坑(つb´∀`)不好意思啦

我的暴躁首长俏娇妻【啊呸】

@master你过来,我给你加个buff 您的张安


一声狂笑,半生痴:

  汗水顺着眉弓滴落进眼睛,浓密的睫毛微微颤动,“我……我快坚持不住了……”乔一帆的脸色因烈日酷暑的暴晒寡白的像纸,他已经出现眩晕的症状。




  安文逸不动声色地撑住他,又撤开身体,“再坚持会,他们只不过想给我们一个下马威罢了。”




  乔一帆投回一个感激的眼神。




  “……”莫凡眼底的阴霾藏都藏不住。




  “这个人是谁啊,这么大官腔?”顺着包荣兴的视线望过去,可以看到11团的团长、指导员及连排十几名军官正跟在今早到达部队的首长身后并时刻坐着讲解。




  魏琛走到自己的五排前,“都嘟囔什么呢!老实站好!一会儿谁要是丢脸,直接卷铺盖卷滚蛋!”




  “魏老大,那人谁啊。”包荣兴还是不知死活地提问。




  “韩文清!”




  “韩文清!”魏琛不耐烦地介绍,想想又端正态度嫌少的正经起来,“正旅副师级首长,你们今天在这里流的每一滴汗水都是为了进入他的霸图特战队,特种部队中的王牌战队,所以你们都给我挺直腰板,别给老子丢脸!”




  听到韩文清的大名时,安文逸明显一怔,整排人都听到十分认真,那是因为韩文清的大名在部队里可是无人不晓,绰号战神的神级人物。




  “都听明白了吗!”魏琛扯着嗓子喊道。




  “明白!”




  “哎呦,迟到了,抱歉抱歉。”这边忙着誓师,忽然传来一声慵懒的声音,男人整理自己的迷彩服走到队伍前。




  说是迟到其实不然,部队的纪律森严无论如何是不能迟到的,只不过这时其他长官都是提早到场安排,其实只是想在首长面前留个好印象,对自己的仕途有所帮助。只有他,能在这种的场合悠悠然地从军官公寓晃到训练场,还能是谁,他们的排长——叶修。




  此时韩文清也站到队伍前,他巡视一圈冷冷地问,“你们的排长呢?”




  “这呢。”叶修走出来,对着韩文清立正敬礼,不过......姿势并没有那么好看。




  这显然激怒了男人,“你在干什么?打招呼吗?要不要回新兵连重新学怎么敬礼?士官立正!”韩文清面对面大吼,向叶修教训道。




  叶修顿时无语,非得拿他开练吗?无奈如今官大一级压死人,还真就拿韩文清没辙,拢腿立正端端正正敬了个军礼,“首长好。”




  “看来你也会?”韩文清瞪他,对着身后的男人轻声说“新杰,准备测试。”




  “是。”张新杰站出来,“叶排长,给你的兵一分钟准备时间,开始选拔。”




  “诶?”魏琛质疑他,“我们的兵都是新兵,一分钟准备?他们在这里等你们正正站满一个小时,脚都站麻了。”




  张新杰查看秒表,继续说,“现在还有50秒,如果魏连长继续讨价还价,你的兵甚至没有准备时间,而且我不希望你们影响下一个排的进度。”




  “就是啊,老魏,快点。”




  “快点。”张新杰话毕,果然剩下的两个连长开始说话催促魏琛。




  “靠!喊什么!”魏琛大骂。




  叶修打量张新杰,他可真会算计不但拒绝了老魏的抗议,还通过其他连队向魏琛施压。叶修走到队伍面前,“听我口令,五排原地休息一分钟!”




  休息?这遭到其他连队的质疑和嘲笑,大家都在准备熟悉项目,他们休息?甚至就连自己的兵也站出来发问,“报告!”安文逸出列,却遭到叶修的无视,“还有30秒,继续休息。”叶修的语气带着不容置疑,安文逸只好重新归队。




  五排测试体能,进行到一半时韩文清就已经看不下,他站到叶修身前命令男人站起来,“叶修这就是你练出来的兵!”




  "一个个都是什么样子!"




  “在部队干什么?做酒囊饭袋吗,不如趁早滚蛋!”




  乔一帆在5000米徒手越野中途昏倒被带下场,韩文清暴跳如雷,“这种兵是谁带进来的!”




  他咆哮着,“五排全体终止训练!”




  站在叶修身后的军官抱着看热闹的心态真是好不快活。




  “他就是这么凶的吗?”包荣兴还没参加考核就站在草坪上听着韩文清挨个教训。




  魏琛只觉得老脸都丢光了,“闭嘴吧。”




  包荣兴好像没听清,又问伍晨,“他有那么厉害吗,嚣张成这样?”




  伍晨点点头,“训练记录十项记录,八项就是韩文清创下的,战神名不虚传。”




  新兵们瞪大眼睛,安文逸严谨地问,“另外两项呢?”




  “另外两项是狙击和跳伞,咱们排长。”伍晨看向叶修。大家简直不可置信,方锐感叹,“要不是老叶被贬降级,现在也是旅级首长,他和韩文清是同年兵。”一句话更是令众人大跌眼镜。




  “你们五排到底有没有男人!”叶修默然地站在一旁就像屏蔽周围环境,韩文清骂他没出息,走到队伍旁边就觉得那个包荣兴高高壮壮还像个兵样儿。




  “你,上。”韩文清指出包荣兴,眼睛却盯着叶修,“我在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是!”一提训练包荣兴瞬间来了精神,有些人天生为作战而生。




  “韩旅长身后的指导员还算客气,刚刚给我送来的淡盐水。”休息后的乔一帆恢复体力,难为情的站在队伍后。




  “呵,客气的很。”魏琛咬牙切齿地说。




  此时包荣兴也灰头土脸地跑回来,“包子你也没过?”平时训练包荣兴是最积极的,虽不时出些无厘头的意外,可他确实是体能最好,速度最快的,符合韩文清选拔的要求。




  “差一秒。”包荣兴气愤地说,“就差一秒那个戴眼镜的就让我回来了!”




  “看到没,客气的男人。”魏琛重复。




  安文逸知道是张新杰让包子回来的,低下头沉默不语。




  韩文清迈着步子走过来,“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懂吗!”




  听到这话士兵险些拉不住暴怒的魏琛。




  “五排全体不合格!五排排长叶修!”




  “到!”男人走到首长面前,韩文清指着叶修,又攥紧拳头,”选拔要紧,我一会儿再收拾你。”旋即带着张新杰离开。




  “那人谁啊!烦他!”包荣兴恨不得冲上去打他一段。




  “张新杰,”安文逸认真的解释给他们听,“代号影子,霸图特战队副队长兼指导员,对外宣称是随队军医,但在第十九届马尔斯国际特种兵大赛带领两名队员袭击A国指挥部成功从而扬名,让人注意到韩文清身后那个如同影子一样的男人。”




  “就他那样?有没有这么厉害啊?”包荣兴根本不相信安文逸这套说辞。




  叶修高深地点点头,肯定安文逸。




  “哟,你小子还挺了解他。”魏琛惊呼,“怎么着?调查过?”




  安文逸看他一眼,移开目光眼睛正视前方,“当兵是需要动力和目标的。”




  “人家进来就是奔着霸图去的。”叶修拍拍老魏的肩膀。




  “管屁用,”魏琛鄙弃,“人家想不想要你还另说,你小子神气什么?”




  听到魏琛这么说,安文逸的眼神也黯然下来。是啊,今天这么好的机会,可韩文清甚至没有注意到他,更别提自己实力不济,项目根本没有合格。




  “行了,都别灰心啊,你们还有时间。”叶修鼓励他们,效果并不显著。不过这次他的兵本不该参加选拔,肯定不会合格这是正常在叶修的意料之中,素质再好的一年级兵没有进过系统的训练也不可能通过,这会对他们的信心有很大打击,但韩文清显然不会如此人性。




  “等我晚上给你们报仇。”他对着几个青瓜蛋子们眨眨眼睛,有意转移他们的注意力。




  果不其然大家都在想叶修该怎么报仇,就连沉默的莫凡也抬起头鄙夷,“老大,你怎么报仇?”




  “肯定是晚会的时候?灌酒?”方锐转着明亮的眼睛,他是老兵知道规矩的,今晚肯定要给韩文清洗尘,到时候晚会敬酒肯定不会少,




  魏琛大笑,“哈哈,你们怕是不知道你们叶排的短板吧。”




  “瞧好吧。”叶修打个哈欠。




  打开士官公寓的房门,叶修就听到客厅传来碗筷声,他勾起唇角忽然觉得一身轻松,“首长不参加接风宴,跑来给我这个小排长做饭啊。”




  果然是韩文清,他此时脱下熨烫工整的军官制服单单穿着衬衫看上去亲和不少,“过来吃饭。”语气还是带着命令的口吻,但叶修已经见怪不怪。




  是因为两人是同年兵,所以在韩文清痛骂他后,叶修根本不计前嫌陪他好说好笑?又或者是十年老友的关系,韩文清推掉晚宴竟然和叶修在小公寓吃晚饭?




  “嗯~好香啊,真想你这口。”叶修脱下帽子放在凳子上,“等我先去洗手。”




  “妈的,老子看见你这一杠两星的肩章就来气。”韩文清解开围裙,扔在一旁。“别生气啊,”叶修从洗手间探出半个身子,“让你撕下来解解气?”




  “胡闹!”韩文清低吼他,肩章可以随便撕吗,犯纪律的事情他能做?




  “嘿嘿。”叶修笑着走回来,拉开凳子坐在韩文清身边,“一室一厅的小公寓,容得下您这尊大佛吗?”




  “你真他妈出息,让刘皓都能爬到你头上。”韩文清站起身到厨房去取带来的啤酒。




  叶修没回应,他拿起筷子尝试韩文清做的家常菜,“老韩手艺越来越好了。”在韩文清回来经过他时,拽着男人的领带迫使韩文清低下头,叶修竟然吻上他的唇!




  两人竟然是这种亲密的关系。




  韩文清任由他亲吻,只是随后适可而止的推开他,“先吃饭。”生硬的语气,只有叶修知道这算是男人最大的让步。




  叶修像只偷腥后的猫,咂咂嘴食髓知味。




  吃好晚饭,韩文清准备把碗筷收拾走就被叶修搂住腰拦下,“折腾什么。”韩文清呵斥他。




  ”别废话,脱衣服去床上躺着。”




  和叶修相处十几年知道他不时没个正行,怎么半年没见又长进不少?韩文清皱眉,还在消化这句话。叶修亲昵的在他耳边吐气,想得却是今晚非给好好为那几个小子出出气。




   



评论(11)

热度(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