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格一如既往的爱您哦

biu~爱心攻击

群聊号码:387663463

嘿嘿杂食

超级好勾搭

能不关注就不要关注哦

因为真的很杂食,所以总有一天会雷到你

来找我玩吧,plz【星星眼】

熬过年少轻狂,我们就天天上床

*叶韩
*abo 生子

 191
 

  餐盘放到叶修眼前,韩文清坐在男人对面环胸冷漠地看着他,“吃完饭就离开。”

  “哟,都是我喜欢吃的啊。”叶修毫不客气的去夹韩文清餐盘里的菜,“都一天没吃了。”

  韩文清皱眉,叶修的吃相谈不上斯文看上去真的饿得不轻。他夺走叶修的筷子,下意识的动作两人楞在原地。

  周遭鸦雀无声,霸图的队员们屏住呼吸,想得却是幸灾乐祸地等得队长把“死敌”打上一顿才好。

  叶修转瞬而逝地呆滞后又换副脸色,无奈地看着韩文清像是在控诉男人的暴行,事情可以平心静气地好好解决,一定要这样大动干戈吗?

  韩文清想的却是叶修一天没吃东西,又这样暴饮暴食实在是糟蹋身体,他那胃病不是一天两天搞得,怎么就不知道忌讳。

  “慢点吃。”他还是硬生生地说出来,把筷子放下还给叶修。

  霸图众人真是令人大跌眼镜,队长!秀恩爱也不是这么玩的啊!

  “我吃好了。”

  “走了走了。”

  “今天这肉怎么这么腻啊。”餐厅的人七七八八地走的所剩无几,大家都是有眼力见的给两人留出独自相处的空间。

  叶修眼底藏着笑意站起身,坐在他身边,“心疼我?”

  “自作多情。”韩文清冷哼。

  “真心疼我,咱就好好过日子。”叶修自顾自地说着,手掌覆盖住韩文清攥拳的手紧紧包裹住,他深深地注视着男人。

  韩文清盯着他的动作想着叶修在打什么主意。

  男人没拒绝自己已经是万幸,叶修将自己无名指的戒指取下来套在他手上,“戒指不许再摘了,伤感情的话也不能再说。人心都是肉长得,你就真狠得下手一次次拿刀子戳我的心窝子。”

  他感受到韩文清手掌越攥越用力,叶修知道韩文清这次是真的受了气,被他最信任的自己出卖,这种如遭背叛的感觉就算是自己也无法释怀,更何况是性格坦诚直率的男人。

  “我错了。”叶修抱住他,下巴垫在韩文清的肩膀上,此时两人看不到彼此的神情,叶修呼吸着韩文清陌生的气味,声音有些发颤地说,“这是我这辈子做过最后悔的事。”

  “老韩,你和孩子不要我了,我就什么都没有了。”

  这个强大的男人满身荣耀归来,在韩文清身边卸下一切防备,现在他只是那个十四岁离家出走缺失家庭温暖的孩子。

  韩文清坐在那,没有任何举动,任由叶修拥抱着自己但也没有回应他,韩文清想,自己没办法原谅叶修,这件事情他或许一辈子没有办法原谅。

  可他又怎么能忽视叶修的好意,怎么责怪这个男人做出无限的让步为得是保全自己和孩子的安危。

  叶修试探性地吻他,浅浅地吻印在韩文清柔软的双唇,心脏激烈地跳动着,叶修的手掌摩挲韩文清颈侧的柔软动情地亲吻男人。

  韩文清扯开叶修,他咬牙沉声说,“叶修,这事我们没完。”叶修来不及苦笑就被韩文清揽着脖子狠狠地吻上去,他眯起眼睛吃痛闷哼嘴角却无法抑制的上扬。

  这一刻的幸福,真好。

  “拍到了吗?拍到了吗?”

  “哇塞!”

  “一手爆料!队长与叶修不能说的秘密!”

  “咳咳。”戴眼镜的男人提醒堵在门口的队员们,“大家快去休息吧,不要影响下午的训练。”

  霸图队员们你推我搡地离开,坐在餐厅间的两个男人缠绵地拥吻在一起。

  192

  晚上回家时,韩文清硬是要开车,真真实实的开车迈着长腿往驾驶位走,叶修赶忙拦住他,“你肚子大得都快顶到方向盘了。”

  “胡说八道。”韩文清皱眉,骂他离谱。叶修说得确实有些夸张,不过是为了安全着想。他夺过驾驶权调整好座椅又提醒韩文清系好安全带,“也是,老韩我走着些日子也没看你肚子渐长啊。”

  韩文清靠在那里闭目养神,就像是习惯叶修在身边就可以把一切全权交给他,安心得很,“嗯,胎儿还是偏小。”

  “是不是又该做检查了,也有六个月了。”叶修担心的瞥一眼他又继续专注地开车。

  韩文清一点也不惊讶于叶修的细心,这男人遇到他上心的事比什么都在意。就像刚玩荣耀那会儿别管大小野怪、Boss、副本场景他基本过目不忘,烂熟于心。

  又想起叶修说过要叫孩子野图BOSS什么的,韩文清虽无奈但还是感到心情放松。“嗯……”韩文清本想告诉叶修周末就去医院,却突然发出闷闷地鼻哼。

  叶修敏锐地听到他不正常的声音,急忙踏下刹车问他怎么了?

  韩文清蹬一眼他,“没出息。”

  叶修突然被教训的不知所云,“不舒服吗?”

  “你儿子踹了我一脚。”

  叶修本以为韩文清是孕期的反应脾气暴躁,总想找人出出气,结果没想到听到这么大个消息。

  “男孩?”他罕见地傻傻地重复。

  “上个月知道的。”韩文清点头,只不过想当面告诉他。

  “别折腾你爸,不然你出来他用烈焰红拳揍你。”叶修的手掌覆盖在男人的小腹,煞有其事的教训道。

  韩文清嫌弃地推开他,“开车。”这算什么胎教?

  “诶,老韩,拳套也算我们定情信物啊。”

  “坦白交代是不是那个时候就被哥的魅力折服了。”

  “闭嘴。”韩文清忍无可忍地开口。

评论(13)

热度(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