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格一如既往的爱您哦

biu~爱心攻击

群聊号码:387663463

嘿嘿杂食

超级好勾搭

能不关注就不要关注哦

因为真的很杂食,所以总有一天会雷到你

来找我玩吧,plz【星星眼】

压寨夫人韩文清

   “开门!快开门!”

  太监哐哐地砸将军府的大门,家丁被叫醒好一顿大骂,“是哪的地痞流氓跑来叫将军府的门!”等他揉揉睡眼才看清眼前人身着宦官服饰,头戴黑色纱帽的公公。

  “啊!原是公公大驾光临!恕罪!”家丁卑躬屈膝,赶忙赔礼道歉。

  “咱家没空教训你。”太监总管跑到轿子前禀告,“王太医,门开了请进去吧。”

  王杰希身姿如松走下马车,他开口道,“今日我是会去见我的老友,韩将军呢?”

  “这……”家丁为难,不是他不敢如实告知,韩将军此时还在祠堂里跪着呢,可都说家丑不可外扬,他万万不能乱讲话。“我去禀告老将军有贵客登门。”

  “慢着。”王杰希阻拦他,“已是深夜,不易惊扰年迈的韩老将军,我自行前去即可。”

  “这……恐怕不妥啊!”家丁犹豫再三,外人怎可随便进出韩家的祠堂呢?

  王杰希看出下人有意阻拦,扬声道,“我有御赐金牌在此,现在命你带我去见韩文清。”

  见此令牌,如圣上亲临。家丁早已吓破胆子,跪地大呼“恭迎圣上”。王杰希迈进门槛,“还不快点引路。”

  “……是!”

  王杰希瞧见韩文清时难免皱紧眉头,内心暗道韩老将军竟下如此狠手,他上前一步俯下身诊断韩文清的脉搏。

  “叶修……”韩文清气息微弱、时断时续,艰难的睁开眼才看清来者并非心中所想之人,低低叹气,“王太医……”

  “是我,韩将军。”王杰希翻看药匣,拿出两粒丹药喂到韩文清口中,“药效提神。”本想再用药膏为他遍布鞭痕的背脊上药,却被韩文清攥住手腕阻止。王杰希疑惑,开口道,“地面冰凉,韩将军起身吧?”

  韩文清摇摇头,是他有错在先、愧对祖宗理应受罚,“有劳太医,请回吧。”

  “伤口若是不包扎,落下疤痕是小,加重病情恐怕是我也担待不起。皇上得知将军受罚本想前来又恐惊扰城里百姓,只好派我打探消息前往医治。将军有个三长两短,皇帝定是要兴师问罪的。”王杰希解释。

  “此乃末将家事,惊动圣上实在罪过,有劳太医回禀末将无恙,来人送客吧。”韩文清再次闭目沉思。

  王杰希见他执着,字里行间更是有意疏远,抬眼看到太监远远站在门外不忍直视满身伤痕的将军,走过去附在他耳边低声嘱咐几句,太监闻言大惊失色,哀伤地看眼跪在那里的男人,“是,老奴遵命。”他转身抹抹眼泪,踩着碎步风风火火地往回赶。

  “皇上!皇上!”

  “皇上已经睡下了。”小公公拦住他提醒道。

  “放肆!快滚开!如若将军有任何闪失!你有几个脑袋担着!”

  叶修听到外面的动静,“进来吧。”他正靠在塌上翻看书籍,听闻张佳乐说得如此严重他哪里睡得下,正担心着呢。

  “他怎么样?”

  老公公跪在圣上面前低声啜泣。

  “你哭什么,快说!”绕是叶修也被这宫里生存几十年老公公的软糯脾气惹得着急。

  “将军不肯配合医治,太医说……说恐怕有性命之忧!”

  叶修俊朗的眉宇间满是沉重,吩咐道,“去备马,唤醒御林军统领包荣兴随朕出城。”

  老公公吃惊,跪下请求,“皇上,还有两个时辰就要上朝了。”

  “国不可一日无君!皇帝三思啊!”

  男人站在窗前望着那轮高高明月,韩文清,你又在犟什么?“国不可一日无君,”叶修沉声,“君不可一日无“卿”!”

  寅时,夜与日交替之时城门大开,侯在午门外等候上朝的大臣们只见两匹快马扬尘而去。

  众人纷纷疑惑,那两人是何许人也?此是为何?

  踹开将军府的大门,包荣兴让出空挡为叶修开道,如此阵仗惊动熟睡的老将军。只是还未动怒便得知是圣上大驾光临,赶忙收拾自己起身接驾。

  叶修直奔韩家祠堂,推开门就见到韩文清赤裸的背脊上满是触目惊心的鞭痕,仍在渗血染湿裤腰处的布料,更有鲜红的血液顺着他健硕的手臂滴到地面。心脏猛然揪成一团,叶修屏着呼吸一步步靠近他。

  “王太医……”韩文清听到动静却因失血眼神早已涣散,苍白的双唇在看到叶修时微微颤抖,他拒绝男人的靠近冷漠地说,“……回去吧。”

  叶修执意走到他身边,“老韩,怎么把自己搞成这个样子。”小心翼翼的碰触他额前被冷汗打湿的碎发缕到耳后,竟不敢相信韩文清伤痕狼藉的皮肤上还有自己亲自种上去爱痕。

  他解下自己的披风,包裹住韩文清冻到冰冷的身躯,在他耳边轻声低喃着,“我在。”

  祠堂的房门被再次推开,老将军见到孙儿倒在男人怀里,皇帝席地而坐正环抱着他。

  “这……”

  叶修一双狭长的眸子对准来者,眼底满满的阴鸷迸发出骇人的精芒,是前所未有的杀意。他低沉着嗓音冷冷地开口,“韩老将军,他是朕派去青楼里试探的,那朕是不是也要到皇陵去跪上几日!好好反省!”

  

  

  

 

评论(15)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