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格一如既往的爱您哦

biu~爱心攻击

群聊号码:387663463

嘿嘿杂食

超级好勾搭

能不关注就不要关注哦

因为真的很杂食,所以总有一天会雷到你

来找我玩吧,plz【星星眼】

欲恶之罪 双花

罪人跑出来更新了😳


   “张先生,这边请。”本想走出会所却被拦住去路,张佳乐疑惑地看向男人。楼冠宁摸摸鼻尖,刚刚见到他的“表演”只觉得张佳乐也不是好得罪的角色,毕竟进过监狱的哪能还真有纯良的小白兔呢?


  “孙老大嘱咐过,奉命行事。”楼冠宁尽职地说。


  张佳乐狠巴巴地瞪他一眼,走回自己的房间。他想到离开包厢时孙哲平攥住自己的手腕警告地开口,“别多想,不是让你离开。”他还想怎样,当在众人面前宣布留下孙翔时不是已经有人代替他的位置了吗,孙哲平为什么还有不依不饶。


  “让我走,我不想站在这里让你羞辱。”孙哲平刚推开房间就听到张佳乐冷冷地对他讲。


  他无奈的极了,走到张佳乐的面前抬起他的下巴,“就不能给个好脸色?”


  “我带你回来,把你从火坑里救出了。”


  “对你?”张佳乐嗤笑,“从火坑里出来,再把我拉进地狱。这难道不是你安排的吗?”他打开孙哲平的手掌,“别碰我,恶心。”


  “我的安排是给你准备适当的消遣,真的单纯的认为我会把你让给别人?你想得美。”孙哲平竟一时不理解张佳乐话里所指,回忆起包厢里发生的事情他突然放声大笑。“疯子。”张佳乐看着他,男人阴晴不定的心思他早见怪不怪。


  “我可没兴趣去哄一个小孩。”孙哲平说着走到浴室,他敞着门丝毫不避嫌的脱下上衣用冷水泼在脸上。


  “什么?”张佳乐反倒不懂了,他转身看到孙哲平背后大片的淤青,样子像是这几天才刚搞上去的。


  孙哲平出来用双手摁住张佳乐的肩膀,“我说孙翔只是个棋子而已。”


  “嘶——疼。”肩胛骨像是要被他捏断,男人的手劲大的可怕,张佳乐痛到忘记思考孙哲平话里的意思。


  孙哲平继续和他解释刚刚的事情,最起码张佳乐对他的事情感兴趣,这是件好事。“我对他没兴趣,也就是说我现在对你的肉体还是很满意的,你不用担心自己的地位被代替。”孙哲平的手掌探到张佳乐的腰身暧昧地揉捏两下。


  “变态。”张佳乐却只能任由他的动作,他知道自己的本事在孙哲平面前不过是班门弄斧。


  孙哲平无奈的摊开手臂,“这是我们最早的约定,你反倒说我变态。”


  张佳乐愣住,是他在外面待了太久,忘记自己曾经为了保全自己和孙哲平达成的交易,只要孙哲平对着他勾勾手指,自己就给走过来任他玩弄。


  “不过,我不在意。”孙哲平噙着笑满不在乎地看着他,“谁让我喜欢你呢。”


  “高兴吗?”


  张佳乐瞪圆眼睛,“啊!”猛地被孙哲平扛在肩膀上,脑袋朝下血液瞬间冲向头顶,他的耳畔不断回响着孙哲平的那句“谁让我喜欢你呢”,心脏打鼓似得怦怦直跳。


  “你放开我!混蛋!”他开始拼命挣扎拳打脚踹毫不顾形象,发疯地想要摆脱这个男人的桎梏。张佳乐知道这过是孙哲平的另一个恶趣味,换个由头到最后还是他受尽折磨。


  “够了!”孙哲平被张佳乐惹恼,放手将他摔在床上,“我喜欢你,不代表可以纵容你。”


  “喜欢你大爷!”张佳乐撑起身对着男人吼回去。


  孙哲平攥住他袭击而来的拳头,冒着怒火的双眼死死盯着张佳乐,上一个敢这么对自己大吼大叫的男人早就已经是不会喘气的死人了。可孙哲平却突然扯动嘴角冷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竟然能够容忍张佳乐如此耍泼,为什么?


  还能是什么?他独自在监狱时反反复复思考这个问题,叶修见他无聊扔了本书给自己,“你真不懂还是装的,你就像是个小孩子,暗地里保护自己喜欢的人却变着法的欺负他,为了吸引他对自己的注意。”


  孙哲平扬起残虐的笑,是的,他很喜欢张佳乐。他突然明白,但也只是喜欢而已。


  比起情情爱爱他更享受占有男人的感觉,把他压在身下狠狠地欺负。他想起张佳乐站在监狱走廊里宣布他是自己的人,是种前所未有的满足感。


  “唔……嗯……”张佳乐被孙哲平摁在身下,怒骂声闷在男人的胸膛,他还是蒙的比起刚刚孙哲平的那句喜欢,他更被男人充斥着欲望的双眼惊骇到。迫切的宣泄自己的情感。


  孙哲平俯下身狂热、激烈的亲吻他,张佳乐的双手攀着他的肩膀指尖用力到留下不轻的痕迹。可没有任何时候比现在更期待孙哲平对他做这件事情,因为张佳乐突然清醒的明白到,他终于有机会击败他了。


  


评论(6)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