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格一如既往的爱您哦

biu~爱心攻击

群聊号码:387663463

嘿嘿杂食

超级好勾搭

能不关注就不要关注哦

因为真的很杂食,所以总有一天会雷到你

来找我玩吧,plz【星星眼】

【欲恶之罪】33

*监狱设定

*双花

*abo那篇马上恢复更新

————————————

勾起舌尖挑出藏在下颌的曲别针,手上动作利落的拨弄手铐的锁眼,齿轮转动发出清脆的声响,手铐被打开应声落到脚下。


坐在身旁的武警才发觉异样,只是率先被囚犯袭击,口鼻被捂住还没反击就被扭断脖子,身体躺倒抽搐两下便没了呼吸。


“咻!”孙哲平隔着警车内的栏杆在狱警耳边吹声口哨。


“操!坐回去!该死的!”驾驶警车的狱警从后视镜看到孙哲平玩味的勾起嘴角。



轮胎摩擦柏油马路发出尖锐的急刹车声,警车时速过快受惯性可怜的撞向路旁的石堆上,轰然巨响车身侧翻轮胎仍在滚动。


踹开两扇后车门,孙哲平跳下警车,站在原地舒展筋骨伸个懒腰,环视四周警车每隔段距离就会停靠或是翻毁一辆,显然这里发生过激烈的枪战。


走到本该是那人乘坐的警车,孙哲平揪起狱警发现他的尸体早就尚有余温。回想自己坐在车上时听到的求救支援讯号,看来劫持囚犯的事情发生在不过半个小时。


不远处传来警笛,心想着韩文清的嗅觉真是灵敏,出手速度更是迅速。孙哲平嫌弃的将狱警扯出驾驶位,顺理成章的坐到座椅,踩下油门扬尘而去。


不断播报着的通讯器被扔出窗外,“囚犯向37'41方向逃窜,重复,囚犯……”被车轮碾碎。



张佳乐仍沉浸在死里逃生的刺激中,“呦吼——”半身探出窗外高喊着。


砰砰砰子弹从耳边破空而过,搭档抓着他的囚服向回扯,“你他妈老实点坐着!”


“哈哈!”张佳乐缩回身子点开收音机,激烈的电子低音炮躁动着耳鼓,他翘起二郎腿抵在车窗上,享受着此刻的疯狂。生死逃离竟被他渲染的既浪漫又神秘莫测。


武装警察在车后穷追不舍,透过后视镜敏锐的发现时机,“减速100km/h”张佳乐说着抓起手榴弹,“靠右,保持平行。”


女搭档心领神会,驾驶军用悍马向右侧贴近。打开车门,张佳乐脚勾着扶手身体倒挂悬在车外。对方见他暴露,疯狂的瞄准射击。


轻巧的松开手指,榴弹被巧妙的送到对方车盘低下。


轰——引起爆炸,车身起火。张佳乐像是习惯这种场面,并没有过多的庆祝反而皱起眉头。“警方人数太多,后援什么时候到。”


“……”搭档不语,正全神贯注的盯着前行的方向。


“嘿!”张佳乐捏上她的肩膀,“后援呢?”但对方只是为难的冲他摇摇头。


张佳乐简直不可置信,“你自己行动的?!”


“组织认为需要调用大量军火资金,不划算。”女搭档说着恼怒的锤下方向盘。


“靠!”张佳乐气愤的忍不住爆粗,但眼前情景却不容他沉浸在被“弃用”的情绪中。说话间位置再次被锁定,两面夹击的警方想要将他们逼停。


“这么不是办法。”张佳乐爬到后座将枪支装备齐全。“分开走。”


搭档点点头,逃脱时分散火力目标也变小确实是更稳妥的方案。“16号安全屋见。”交代集合地点,张佳乐通过后视镜和她交换眼神,表示会意。


打开车门,跳上一辆飞驰而过的重型牵引头卡车,站在踏板上对着紧追不舍的警车射击。他并不恋战,转身翻进卡车车厢躲避枪火。


高速路上上演着真实的枪战大戏,追逐的车辆两个方向驶远。



“Hm,my lord,I really want to see you,Really want to be with you,Really want to see you lord,But it takes so long,my lord,My sweet lord……”


车载音响播放着歌曲,孙哲平的胳膊半架在车窗,极速行驶而过。



随着卡车来到城郊的农场,张佳乐的左手被子弹划伤,万幸的是暂时摆脱追兵,但他的搭档似乎没有如此“幸运”。


轮胎被警方设下的路障钢钉刺透,车身侧飘翻倒在公路旁,利用车辆掩护女人顺着山坡滚下。


大腿被射穿,她拖着流血的伤腿躲进一座废弃的工厂藏身。只是还没将伤口处理好就听到不远处警鸣声,刻不容缓她必须马上转移。


烟雾弹顺着破碎的玻璃窗扔进来,“操!”女人破口大骂,没想到自己也会落魄到这种地步,也不知道张佳乐那小子跑掉没有。


呛得眼睛根本睁不开,靠着听力察觉到门外传来脚步声,女人立刻警惕起来。用力挥开眼前的烟雾,当看清来者是谁后,她震惊不以放下戒备,“怎么是你?”



“人多混乱,趁机逃出来的。”孙哲平开口,“张佳乐了?”


“我没约定好地点,稍后汇合。”此时任何人都不能相信,女人并不会轻易暴露张佳乐的位置。


显然孙哲平也注意到这点,但是他想再给这女人一次机会,于是挑起嘴角,“我本想着到新监狱和他有个照应,现在逃出来大家就像那一根绳上的蚂蚱了。”


女人笑的冷艳,并没接上孙哲平的话音。低头检查腿侧的伤口,瞬间孙哲平猛的靠近她。


“呃!”瞪大眼睛,女人不可置信的撑在孙哲平肩膀上。动作发生的太快,她甚至做不成任何反应。摸过小腹,血液浓稠的沾满手指。


弹簧刀尖仍在一寸寸的刺进血肉,孙哲平搂着她慢慢的让女人躺倒在地面。染血的手指攥住孙哲平的衣领,女人面部扭曲想要说些什么。


“我会代替你出现在他身边,我答应过要照顾他,不是吗。”孙哲平沉声。


泪水顺着眼角流下,女人在痛苦恐惧中咽下最后一口气。


原来她本应低头去取腿侧的弹簧刀,将这个妄想自大的男人了结,但却被孙哲平率先看透举动反手将刀尖推向自己。


孙哲平用指腹合上女人的双眼,在她头前画下十字。来自黑道的执刑人的仁慈……



“喂!你在哪?我已经到达安全屋……”张佳乐的声音听上去有些焦虑,“等你。”


当孙哲平出现时张佳乐第一反应就是——逃!只是孙哲平胸前的血渍将他狠狠钉在原地。


“她呢?”一定不会是他想的那样,张佳乐这么告诉自己。


可孙哲平竟然坦然的点点头,将他心里唯一的希望浇灭,毫不留情。


“你杀了她!”张佳乐崩溃的扑向孙哲平,“你这个凶手!杀人犯!”


“就没有点更有意思的评价吗?”孙哲平不以为然。


直到张佳乐举起枪口对向他,就是这样有意思多了,孙哲平心想。


他甚至提议,“开枪?”


张佳乐茫然的摇摇头,“我从未招惹过你,为什么要逼我!”


“你错了,最开始就是你来招惹的我。”孙哲平说,手里玩弄着那把弹簧刀。


张佳乐知道他没有胜算,受伤的手掌未扣动扳机就会被他的刀子刺中。“我不会和你回去,任由你摆布。”


“恐怕由不得你。”踮踮手里的刀具,孙哲平仍是运筹帷幄。


“我恨你!”张佳乐说完猛的将枪口调向自己,义无反顾的拉下扳机。


施力再用力,食指就是扳不动扳机,张佳乐睁开眼便看到孙哲平气急败坏的盯着他,“你他妈疯了?吞枪!”


为了防止张佳乐扣动扳机,孙哲平用手指卡住恐怕骨头已经被撵断。


气血上涌张佳乐情急下的冲动,他再也不会做这种傻事,“你会后悔这次留下我。”

评论(11)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