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格一如既往的爱您哦

biu~爱心攻击

群聊号码:387663463

嘿嘿杂食

超级好勾搭

能不关注就不要关注哦

因为真的很杂食,所以总有一天会雷到你

来找我玩吧,plz【星星眼】

【欲恶之罪】34

*监狱设定

*韩叶


韩文清发疯似得赶到医院,直到此时站到病房门口顿在那里楞楞的看着叶修。


许是听到动静,叶修侧目对上韩文清的视线,他的手指痉挛似得跳动一下,惊得对方连忙靠近检查情况。


其实叶修本是想要和韩文清打招呼的,但连接在仪器上的针剂阻止他的动作。


他看着韩文清正专注的检查他的伤口,原本刚毅的脸庞带着藏不住憔悴,就连胡茬也是几天没有清理的那种。


“哪里不舒服吗,我去叫医生。”他的声音低哑,是熬夜过后的疲惫。“不舒服就眨眼睛。”韩文清知道叶修刚拔除气管导管不能马上回答他的问题。


叶修想笑他,明明医生才刚离开。于是只移开与韩文清对视的目光,盯向柜子上的鲜花——桔梗。


两人沉默着,韩文清坐在他身边执意看护陪同着叶修。他的眼神毫无波澜只是承受着心里的痛苦和悔恨。


叶修用仅能支配的手指对韩文清打手语,告诉韩文清他需要休息。


他永远都看不透叶修,苦涩的趴在叶修手边合上眼睛,这是事情发生后韩文清第一次休息。


再次醒来时医护正在喂叶修早饭,韩文清想接过来却被叶修命令般的指向洗手间告诉他先去洗漱。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足够用狼狈来形容,韩文清用冷水泼到脸上后竟释怀似得笑出来。多少次梦中惊醒,而此时挂念的人就在身边这种感觉太过美好,真实的不易碎的。


韩文清在叶修身旁办公,会和他介绍国际军火商最新贩卖的机枪型号,叶修听的认真,时不时皱眉思考或是认同的眨眼。


身体恢复的很快,毕竟方士谦每天被韩文清要挟着为叶修检查身体,他不满嚷嚷着G国总统都没叶修待遇好,但声音在韩文清恐吓的眼神中越来越小。


期间叶修问过韩文清监狱的事情,但韩文清只是告诉他很好,不用多想。叶修知道韩文清嫉恶如仇的性格不会轻易放过那些人,但是他不想说叶修就没在继续问,如他所说安心养伤。


“不用!”叶修抗拒的用双手挡住韩文清要将自己抱起来的手臂,对方皱眉想说什么又抿唇任由叶修动作踉跄的下床。


之前几次碍于身体确实难以支撑就任由韩文清抱来抱去的活动,但现在恢复的没有八成也有半分,叶修自然不会继续给他这种机会。


“干什么?你想提前享受养老生活?”叶修打趣道。


韩文清愣住,他们这种人安享晚年的生活太过梦幻甚至没有设想过,“你……”语言没有组织好,叶修就已经走进洗手间。


或许,真的应该为两人的未来做些打算,但叶修会陪伴着自己吗……


饮食恢复正常,韩文清今天带来的是Z国的食物,叶修最喜欢的。但大部分还是被韩文清吞入腹中,遭受叶修不少白眼。“到底谁养病啊!”


“你也知道,你是在养病?”韩文清反问,“这些消化不好,给你吃已经是仁慈了。”


“那么病号应该有什么特权呢,韩文清大大?”叶修开始讨价还价。


韩文清将良好的作息习惯和叶修这两天的小动作讲出来,“早睡早起,大把的空闲时光,甚至浏览国际最大的新闻网站。”


“错,应该是摄取高蛋白且保持心情愉悦。”叶修说着切块牛排放入口中咀嚼,“士兵,活学活用啊。”


韩文清看着他,突然说,“叶修,你恨我吗?”


终于还是会问出来吗,叶修知道韩文清不会永远保持沉默将疑问埋在心底,但只是为什么会是现在。


“为什么要恨你,这又不是你造成的。”叶修平静的指着他右手的点滴说。


“所有人,他们……”所有人都恨他,眼神仇恨的怒视着自己,敌人,囚犯,遭遇迫害的奴隶,一幕幕鲜血淋漓的画面在韩文清眼前闪过,甚至包括叶修遇害的那天。


叶修抬手在他眼前晃过吸引韩文清的目光,“你知道吗,我们是一类人,当第一次相遇时我就知道。所以你是让我恨我自己吗?”


“韩文清你不是孤身一人。”


“这世界没有人能比我更懂你。”


韩文清灌下最烈的威士忌,拥抱着他,亲吻着他,想要将叶修融入骨血,因为只有叶修才能令他每每如或重生。


但韩文清不明白,为什么说过这些话的叶修会做出这种事情,违背自己所有的语意,想要抛下他……


“叶修!”韩文清压抑着低吼,“下来。”


黑夜,凛凛的冷风灌进房间,窗帘随之飘动,气温偏低令人由心的泛起冷意,叶修跨坐在窗边正准备离开,“你困不住我。”他说。


“你身体还不能承受。”韩文清足够忍耐,只是举枪的双手握的越发用力。


“韩文清,别太小看我。”


相传,桔梗花开代表幸福再度降临。可是有的人能抓住幸福,有的人却注定与它无缘,抓不住它,也留不住花。于是桔梗有着双层含义:永恒的爱和无望的爱。


评论(24)

热度(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