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格一如既往的爱您哦

biu~爱心攻击

群聊号码:387663463

嘿嘿杂食

超级好勾搭

能不关注就不要关注哦

因为真的很杂食,所以总有一天会雷到你

来找我玩吧,plz【星星眼】

欲恶之罪 38

*监狱设定

*双花

当孙哲平找到他时,张佳乐知道自己完了。恐惧是人最基本的情绪,三天两夜的逃亡使他疲惫不堪,或许这将是解脱,所以张佳乐没有过多的挣扎,因为他无法再从孙哲平的眼皮下逃脱。

雇佣兵感叹这次赏金的丰厚,完成任务后就是享受欢愉的时间,他们叫嚣着哪家酒吧氛围好,粗鄙的评价哪个国家的妞儿最正。张佳乐显然格格不入,他不被允许自由活动,坐在靠窗的位置面对的是车皮的铁锈纹丝不露外面的景物。

“给你。”一双帕拉丁鞋踢上他的脚面,张佳乐抬起头发现是位和他年纪相仿的男人,对方像是履行条例递给他水瓶。张佳乐摇摇示意他很好,并不需要。

“你还是喝吧,需要一段路程,脱水不会是你想要的结果。”男人坐在他身边执意将水瓶塞到他手中。张佳乐不想为难他,更不会为难自己,掂量着手里的水瓶他看到男人胸前项链上串着的戒指,“美好的爱情故事,哈?”

张佳乐带着浅笑打开水瓶,仰头灌下一口。

对方挑眉,理解到他说的是哪当面后神情满是讥讽。周围的佣兵听到两人的谈话哄然大笑,“男孩,相信我爱情是部恐怖故事,吞掉你甚至不吐骨头。”

“如果他没有杀掉出轨的女友,这枚戒指应该戴在他的中指上。”

“哈哈哈哈,那他又怎么会在出狱后来做雇佣兵呢?”

“致敬杀戮!”雇佣兵们异口同声的举杯庆祝。

偏激的思想令张佳乐震惊,“他们吓到你了吗?”男人搭上他的肩膀开口。

“你爱她,却因为她出轨恨到杀了她!”张佳乐的情绪激动起来。

男人释怀的笑,脸上因回忆起某些甜美的画面竟漾起甜蜜,“我依旧爱她,但覆水难收,我将背负着悔恨苟活一生这是上帝对我的惩罚。”说完男人离开,留下张佳乐坐在那里陷入沉默。

原来,因为爱可以癫狂到毫无顾忌的去迫害。

“叮铃——上餐的时候到了。”雇佣兵扯着哑嗓高喊一声,随后张佳乐被布袋扣住脑袋,拉扯出去。似乎像是在码头,夜晚潮水平静是依靠着空气中的咸湿味道辨别的。他们的交易顺畅的可怕,拿钱提人没有被打扰和产生任何分歧。

张佳乐没有听到关于孙哲平的声音,但他就是知道对方正如同猎食者在暗处锁定着他,心情本能的忐忑不安,没人知道他将面临什么。

被引导着走向船板,张佳乐数着步子走过转角,这亦是他打开无数机关的本领。他被安置在一间房间,“你在这里等他。”保镖撂下这句话,转身走出去。这个“他”想必就是孙哲平吧,张佳乐苦涩的想。

头上的布袋没有被取下来,张佳乐的双手被束缚着,他挣脱过两次才发现这是事先防着他准备的无法解开。张佳乐试探性的移动,想要找到座椅或是靠墙坐下歇会儿。

房间的门再次响起,他猛然警惕起来面对声源,这时张佳乐才发现没有人比他更了解、更熟悉孙哲平。

布袋被扯下来,明亮的灯光刺痛他的双眼,张佳乐低头紧闭上眼睛。“怎么?这么不愿意见我?”是他的声音,特有的口吻像是蔑视一切所有物。

张佳乐逐渐适应,缓缓睁开眼睛率先看到的是孙哲平缠着绷带的左手,再重新打量,他甚至比在监狱时还要意气。张佳乐原以为只有在监狱那种等级制度明显的地方才能体现孙哲平的地位,看他的权势不单单局限于那种小地方。

“好久不见?”张佳乐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上去欢快些,尽管这无济于事。

身体猛地腾空,张佳乐感到一阵天旋地转,他被孙哲平扛在肩膀上,原本空空如也的胃抵在骨头上令他干呕。孙哲平依旧强势,等不及惩罚他的“恶行”。

摔在柔软的床垫上,颠簸数日的身体竟贪婪的放松下来,孙哲平把玩着锋利的匕首压在他身前,张佳乐的喉咙上下滚动吞咽口中分泌出的津液。“嘶——”手腕接触到冰凉,紧接着绳子被割开,只是还没等张佳乐揉捏被勒的充血的痕迹,就绝望的仰起头看着自己的双手被拷在床头。

“你不用这样,”张佳乐晃晃手铐,“我不会再逃,你也不会让我逃得。”

孙哲平看着他纯良的样子,竟残忍的扬起嘴角,“不,你会。”

“当然我不会再让你逃走。”

事实证明张佳乐真的错了,他会想要逃走,甚至恳求孙哲平放过自己。

皮带划破空气响起簌簌声,床头柜上的陈列物被劈开可怜的散落在地板上,张佳乐的身体止不住的发抖,行刑前的等待永远最为难挨,孙哲平明明知道的!“不要......”张佳乐小声低喃,恐惧支配着他,他拼命摇头希望孙哲平能够停下。

“你要为你做过的,踹开我,付出代价。”

“啊!!!!”

评论(13)

热度(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