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格一如既往的爱您哦

biu~爱心攻击

群聊号码:387663463

嘿嘿杂食

超级好勾搭

能不关注就不要关注哦

因为真的很杂食,所以总有一天会雷到你

来找我玩吧,plz【星星眼】

田森韩

  田森是在第八赛季和韩文清在一起的。

  【其实这个时间令他有些介怀……】

  谁追求的谁,不好说,两位硬汉就觉得和彼此在一起很舒服。从开始单独JJC,再到约出来吃饭,去海边冲浪,去爬山……恋人该做的事情两人做了个遍,于是就这么顺理成章的在一起。

  韩文清比田森大四岁,所以田森对他的称呼也从前辈到昵称,韩队,韩文清,文清……韩文清刚开始时有些不适应,毕竟他成年后除了父母没人这样叫过他,但慢慢的便接受了。而韩文清则是从始至终叫他一句小田。

   【这个称呼田森也介意……】

  田森比韩文清高十厘米,把身材干练的韩文清衬的有些“小鸟依人”。这句评论是黄少天讲的,他也理直气壮的说小鸟依人在古代确实是形容男人的。不知道是谁传出去的,职业选手们笑了好一阵,网游中霸气雄图的人见到蓝溪阁的就追着揍。

  韩文清性格直接固执,田森心思细腻,其实还算互补呢。就是因为韩文清直率,见到对方犯错就批评指出,田森可没少吃这方面的哑巴亏。

  有次家里厨房的壁灯坏掉,韩文清临走时嘱咐田森修好。田森是算着时间等韩文清从俱乐部回来之前,也就是下午5:30之前修理。

  帮着工会打完boss,看指针正好到四点,田森刚要起身去修理,就看韩文清走进客厅。“今天这么早?”要知道霸图很少有不按时间办事的时候。

  “临时聚餐。”韩文清说着向厨房走,“休息半天,我带回点儿饭,晚上热着吃。”

  田森心想这下坏了,交代的任务还没完成。果不其然,韩文清拧着眉头走出厨房,“怎么还没修!”

  “我刚打算去。”田森无奈地指出。

  “掐时掐点儿的,你平时干活时做给我看的?”韩文清的语气可一点儿都不好,其实是今天在聚餐时赞助商硬要队员们陪着喝酒,韩文清当时正被俱乐部经理叫到外面,等再回来时,一个两个全趴在酒桌上。所以下午的训练只好暂停,韩文清确实是满心不悦。

  听韩文清这么说,田森又解释,“公会临时缺人,我就顶上了。想着四点准时去修理,不知道你提前回来,下次我在你回来的前两小时内整好。”人都这么说了,韩文清也不好再得理不饶人。

  总之日子过得还算不错,只是近日田森心里不太舒服。

  操作着驱魔师小号田森神情专注的盯着电脑屏幕,“叶前辈,又来练兵吗?”上次和叶修再网游里差点搞到耽误联赛,韩文清知道实情后,田森、叶修各打五十大板,骂着两个人没有分寸。田森还是挺冤枉的,自己是真盘算好时间的,谁知道半路杀出个散人。叶修呢,自己讨到便宜,倒是没说什么。

  “哈哈,”叶修爽朗的笑声从耳麦传来,“我就是路过,来跟你聊聊天。”真的站在一旁碰都不碰野图boss。

  田森皱眉,心想叶修再打什么算盘。

  “你们看看大晚上的小田还在公会忙活,真是敬业大家以后都好好学习,知道吗?”叶修教导起自己公会的成员。

  “是是是,说的是。”

  “谨遵教诲。”

  面对这些没营养的垃圾话,田森不予理睬。

  “都这个点儿了,老韩早就睡了吧?”叶修的声音再次悠悠传来。果然驱魔师一顿,田森说,“嗯,文清他睡了。”再次加入战斗。

  “就知道,他大概每天12点睡。”君莫笑干脆坐在草丛边认真的和田森聊起天来。

  “前辈想说什么?”田森心里开始有些波动。

  叶修不以为然,“没事啊,关心关心老朋友。”

  田森却觉得心里别扭,韩文清和叶修是在网游里就相识的朋友。两人十多年的交情,这不算什么,谁都有那么几位交心的朋友,只是韩文清和叶修互相了解的程度令他不得不介怀。

  出道时,叶修叫他小田,第一次与霸图比赛时韩文清也唤他小田,当时两个人还不熟悉。到后来一起参加全明星,韩文清和叶修在走廊交谈,虽然韩文清仍是万年不变的脸色但他心情看上去还不错,因为叶修搂着他的肩膀韩文清也没有挥开或是闪躲,然后两人异口同声的说了句,“小田,来了啊……”冲击力还是挺大的。当时田森还说两位前辈很默契,韩文清面露嫌弃,叶修则是笑着和他寒暄,现在想起心里有些泛酸。

  以前的事当时还没在一起,也没有什么好纠结的,只是后来田森是在第六赛季像韩文清袒露心声的,希望两人可以走到一起。对方却以专注比赛的理由婉拒了,但两位坦诚的汉子倒是没有扭捏什么,仍是以往的相处模式。但第八赛季叶修退役后,韩文清突然找到田森说自己想要稳定下来,问他想不想和自己在一起,田森肯定是十万分愿意。如果叶修不离开,自己还是没有机会吗……

  田森突然摇摇脑袋,将这种偏激的想法扼杀,韩文清不会是这种人。“成了。”叶修的声音突然从耳麦传来,战镰抡空,什么成了?

  “小田啊,走心的时候手速会下降哦。”叶修说着田森才发现自己已经被兴欣公会的人纷纷围住,首当其冲的是位术士,“老叶啊,不厚道,太不厚道了。”魏琛大笑,“这招叫挑拨离间!宁拆十座庙不破一桩婚,造孽啊!”话锋一转,“都学着点!”

  最后一击,又差最后一击,田森郁闷索性关上电脑不去看变灰的屏幕。

  回到卧室,韩文清在床上休息,仍点着台床头灯为的是等着田森出来不必摸黑。田森坐在床边,指腹摩挲过韩文清微锁的眉头,熟睡的人感到异样,不安分的翻过身。

  田森回忆起自己曾经在青训营时就把韩文清当做目标,联盟中数一数二的男子汉,心甘情愿的佩服。而如今这个男人属于自己,田森心中漾起暖意,俊朗的五官舒展开嘴角带着笑意,浅浅在韩文清额头印下一吻,起身去洗漱。

  晨间韩文清醒来挪开田森横在腰间的手臂,拿起笔记本准备先查看俱乐部是否有情况需要处理,虽说但不闻不问可不是韩文清的作风。“嗯......”田森被他的动作弄醒,手掌自然地摸索着身边的位置。

  “吵醒你了?”韩文清的声音还低哑着,合上笔记本准备下床做早饭,“再睡会吧。”

  没起身就被田森拦腰圈住,整个脑袋埋在韩文清胸腹间,寸头毛绒绒的搔的他发痒,整个画面活似大型犬类动物撒娇现场。

  “别闹。”韩文清嘴上拒绝,却没有阻止田森亲昵的动作。

  田森揉揉眼,撑起身去寻韩文清的唇,由浅及深两人交换一记甜蜜的晨吻。

  “嗯......好了......”韩文清的气息变得粗重。“文清......”田森环抱着韩文清,下巴在他的肩膀磨蹭,“我们好久没做了。”

  韩文清挑眉,“一个星期?”

  “嗯......”田森回应着边在他的脖颈留下痕迹,半眯起眸子,韩文清微微侧过身子享受着恋人的爱意。

  上周末夜晚韩文清才到达皇风这边,俱乐部战绩不佳,田森在公会的疯狂他看在眼里,但韩文清不会阻止,他自己何尝又不是呢竭力一拨呢?所以心想彼此默默陪伴就好。

  田森更是贴心,好吃好喝的供着韩文清,导致对方的体重持续上升。不过健身时间倒像是两人的情趣,比比谁流的汗多,比谁的肱二头肌比较硬。指出对方动作不标准,亲身上阵做示范,为彼此做好放松运动,按摩这些都是日常。

  除了团聚那晚的“疯狂”,两人确实没有好好的亲密过……

  相拥着摔在床垫上,田森翻身将韩文清压在身下……

  “嗯……”牙齿咬住他颈侧的皮肤细细的舔咬研磨,“……痒”韩文清声音低低哑哑的性感的要命。

  今晚田森格外蛮横,向来细腻贴心的他牟足了劲似得让韩文清无从招架,身体任由他拖拽摆弄成迎合的姿势,任他大开大合的索取。

  韩文清几次想要示弱又磨不下面子,脸色潮红,嗓子被哼哼的嘶哑。甚至做到最后,田森还在卖力的挺动腰身,韩文清突然发觉难道平时田森都在刻意控制,不想为难自己?

  已经发泄了两次,韩文清早就筋疲力尽,大敞着腿,臀肉早就被撞击的麻木,终于支撑不住率先昏睡过去。

  一睡就到转天正午,韩文清浑浑噩噩的起床,腰部以下根本酸痛难忍,简直比超负荷的健身训练有过之而无不及。而更令他气愤的事,竟然接到叶修的慰问电话,韩文清觉得听到叶修尾音上扬的声调,脑袋都快炸了,就在挂断的时候,听到叶修补充一句,“老韩,你怎么当人家男朋友的啊,一点安全感给不了小田啊。”

  韩文清突然恍然大悟,田森这几天心不在焉的事情恐怕找到源头了

  此时田森推门走进来,无疑是羊入虎口,而对方还全然不知现在的处境。

  “醒了,和谁讲电话呢?”田森端进来为韩文清准备的早餐,随口问上一句。

  “叶修。”谁知道韩文清迅速回答就怕田森不知道似得。

  手低一顿,田森脸色毫无遮掩的阴沉下来,换做是谁能在一夜缠绵后,高高兴兴的看着恋人和其他人热络感情呢。

  但田森没有过激的表现,放下食物,他只是说了句不打扰你们,然后转身想走。

  “站住!”韩文清大声喝住他。   

  “田森,有些话我只说一遍,希望你能记住了。”韩文清双手环在胸前,脸色阴鸷的可怕。

  “文清,我没有别的意思。”田森解释。

  “闭嘴。”韩文清瞪他,“我知道你腰围是穿34码的裤子,T恤是XXXL,喜欢喝X牌子的功能饮料,习惯性用左手,每天早上喜欢喝清茶。”

  田森震惊的看向他,韩文清仍是气愤的补充道,“我不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但是叶修怎么样我可管不着!” 

  “嗯——”两人撞在一起,田森紧紧的环抱住他,勒的韩文清透不过气,他不甘示弱的想要挣脱到底还是在田森的倔强下平复下来。

  “文清,对不起。”田森埋在他的颈窝嘟囔,韩文清一通的表达无疑是想告诉田森他在乎自己,暗骂自己疑神疑鬼,他迫不及待地亲吻上韩文清表达自己的爱意。

  韩文清竭力迎合着他,可感受到田森蠢蠢欲动的物件抵开他,“你……”他昨天可折腾的自己不轻,还想来?

  田森傻傻的挠挠头发,将熬好的牛奶递给韩文清告诉他先吃早饭。
 

评论(11)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