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格一如既往的爱您哦

biu~爱心攻击

群聊号码:387663463

嘿嘿杂食

超级好勾搭

能不关注就不要关注哦

因为真的很杂食,所以总有一天会雷到你

来找我玩吧,plz【星星眼】

叶韩 伪父子 abo 年下 R

狗血 ooc 雷

还是小男人所以会有一些错误,【也就是ooc】之后就回到正规了

你看这么多预警,慎点


16



叶修离开后,韩文清控制自己不去想那羞耻的一晚,他用工作麻痹自己,昼夜不分的奔波各种行程。而原本怒火中烧的心情终于在一个月后逐渐消失殆尽。是的,叶修了无音讯已经整整一个月了。



韩文清清楚的记得只有在叶修上大学军训时才离开他这么久的时间,但那根本不包括叶修动用各种小心思和他通讯。



平日里养的皮肤白嫩却被烈日海风吹的干燥红肿,叶修藏在被子里打着手电筒为了能和韩文清视频聊天。男孩咧着嘴笑的纯粹,黑暗的环境下灯光打在脸旁显得牙齿格外的亮。



韩文清本想教训他不守规矩,但看着叶修的样子严厉的话怎么都说不出口。少年声音正处变声期的沙哑,喉结突出上下滚动着,俨然正成长为一名男人模样。韩文清为此感到骄傲。



意识到自己的思绪竟飘得这样久远,韩文清回神放下手中的文件揉捏眉中,他靠在座椅上闭目沉思。



“让他滚!”

“用本事一辈子都不要回来!”



前几日的怒吼回响在耳畔,此时一点儿愤怒的心情都没有,剩下的只是满满的担忧。韩文清讥笑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孬,想叶修去哪里了,生活的好吗,他还有胃病,万一被别人知道他的身份图谋不轨要绑架勒索……



“操!”韩文清低吼着,拳头狠狠砸在桌面上,“新杰!”



17



  因为是特殊原因韩文清没有选择警方备案,而是动用自己所有的关系寻找叶修的下落。他输了,输给叶修就像是天底下的父母都没办法和孩子置气。



  长叹一口气,他终是没办法藏有心事的人,心里的石头算是落地,可是转念想如果叶修回来又该怎么面对他呢。



  这种逾越伦理的事情已经发生,怎么可能全当无事。沉思片刻,韩文清当即做下决定,这是他权衡利弊选择的结果。是时候稳定自己的生活了,韩文清决定答应魏琛的请求。



  魏琛,H市财团的董事,因白手起家做到今天全靠混就的一身“江湖气息”,论起没下限无人是他的对手,可就是这样的人却能和韩文清称兄道弟。



  当然得知韩文清omega的身份吼,试问那个alpha不想征服这位王者般的男人。于是魏琛毫无掩饰的对韩文清表达自己的心意,甚至可以说是死缠烂打的追求方式,让直率的韩文清无从招教。那日脖颈处的吻痕也是拜魏琛酒后所赐。



  “小韩,你答应我的求婚?!”魏琛整个人振奋起来。韩文清就是这样,下决心就雷厉风行的贯彻到底,“是。”他邀请魏琛到家里来做客,站在书房对他宣布这件事。



  魏琛高兴的手足无措,像是回到初谈恋爱的年纪,他冲过去搂住韩文清,甚至想将人腾空抱起转上一圈,但是为了自己的老腰着想没有实施,毕竟韩文清五大三粗的比他可更像是Alpha中的强者。



  两日订婚的日子安排在三个月后,按魏琛的话讲那是他挑选的黄道吉日。



  公布婚期是定在半个月后的记着发布会,那天是韩氏集团,魏氏财团与B市庞大的叶家签定合约的日子。这天会是引起全国经济地震的一天,三大家族强强联手,这可是史诗级别的。



18



  名正言顺的在一起后,那是少不了约会排场的,更何况是他们这种有身份地位的人呢?

  


  魏琛嫌少的浪漫,准备好烛光晚餐,请的厨师是来自韩文清最喜欢的餐馆,钢琴曲也是他最爱的曲子。alpha嘛如此殷勤还能为哪般,当然是本着今晚一举上本垒的心情招待着韩文清。



  只是菜刚上齐,平日里美味的菜肴此时都像是催吐的药物散发着刺鼻的气温,韩文清突然说去洗手间,起身疾步走出去的气势,惊得魏琛摸不到头脑。



  气氛瞬间全无,魏琛坐在位置上等一会儿还是见不到人这才电话联系,韩文清却告诉他身体不舒服先回去。烛光晚餐没吃成倒是惹一肚子气,魏琛决定去找哥们几个泄泄邪火。



  深夜街道冷清,司机一丝不苟的盯着柏油马路驾驶汽车。男人坐在车后座,“新杰,为我安排体检。”韩文清联系助理,如果他没有猜想错的话,那么自己应该是怀孕了。


 

  “准备手术,打掉吧。”拿到体检报告时,韩文清没有一丝犹豫。这孩子是谁的他比任何人都清楚,但韩文清不能留下。



  即便父亲离世时字字诛心的话告诫他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见到自己的孙子。但韩文清还是没有一丝想要留下孩子的意思,因为这个孩子是不洁的。他和叶修没有血缘关系,但所有人都知道叶修是他的养子,这是耻辱会令他的家族蒙羞。



  “文清,你确定?”张新杰这时用的是朋友间的称呼,他想要传达的讯息是韩文清没必要勉强自己,他不是一人承担,还有他这种形同亲人挚友。



  但最终需要做决定的还是韩文清,他闭着眼睛没有显得疲惫倒是看上去十足冷静,韩文清没有继续说,只是点点头张新杰就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19



  集团会议如期而至,三大家族的联合轰动全国,甚至有媒体报道这将带领国家走向一个新的纪元。



  大会结束后为了庆祝此处圆满成功,叶家老爷子和魏琛,韩文清宣布宴请诸位职场同僚和媒体记者,更有三喜临门的好事要宣布。



  众人疑惑,这一喜是三家合作,二喜便是提早透露韩文清与魏琛的花边消息恐成定局,何来三喜之说?



  形形色色的人物进出在宴会上,他们三两成群的交谈着,有的为了谈拢生意,有的则是热络感情。



  当主角登场时场面立刻肃静,叶家老爷子的威仪气场无人不敬畏。“今天请大家来到这里,除了庆祝生意场我能和小韩,小魏达成合作……”



  话说至此场下想起掌声,老爷子欣慰的点点头轻咳一声,大家又继续恢复平静目光望向台上的老人。“其次还有一件叶某的家事和大家宣布,那就是在多年前我的长子,不幸走失。原以为我叶某有生之年无法与他相见,真想近日竟得以重逢!是我叶家之幸事!”



  大家纷纷议论起来,众所周知叶老有位儿子,但对外一直选成次子,而长子从未露面原是多年前走失的缘故。



  “现在叶某正式向大家介绍,我的大儿子——叶修。”



  什么!



20



  韩文清站在叶老身后,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



  小男人身穿礼服可谓英姿飒爽,他走上台站在叶老身边。父子相尤其明显,大家称赞着公子少年有成,日后必定是一把好手。叶老得意的叫他做自我介绍,小男人的脸上带着和煦的笑,映在韩文清的瞳孔中。



  “他不是你的养子吗?这是找到亲生父亲了,怪不得咱们这次合作如此顺利原来有这层关系?”魏琛恍然大悟的在韩文清耳边说着,但他一个字都没听进去。原来叶修是找到了亲生父亲……



  “小韩,小魏来。”叶老叫上自己的合作伙伴,“以后还要替我多多关照他啊。”



  魏琛当仁不让的说着包在他身上,韩文清的表情僵硬没有什么变化。叶修与他们一一握手,只是靠近韩文清时故意贴近他,令对方感到不适,而叶修就像没事人儿般走下台。



  “这是一则喜事,而今天说好是三喜临门,那么接下来的一则就让我们当事人来宣布吧。”叶老将讲台让给两人。



  魏琛攥住韩文清的手走上前,他侧目看着对方眼神中带着的喜悦溢于言表,草草说上几句寒暄的话竟然将话语权交给韩文清,这可不同魏琛以往的做派。



  “我韩文清将于下个月18日,将与魏琛完成订婚。”韩文清的声音永远那么铿锵有力。无论在世界的任何角落,婚事带来的氛围永远是欢乐的,充满激情的。随后主持人在热情的鼓掌声,欢呼声里宣布宴会正式开始。



21



  韩文清记得自己被孙家的大少爷叫到宴会外,两人谈论着股市的行情。再加入话题的是王氏的公子,又称最近房价高的异常。



  韩文清曾认为这些纨绔子弟确实不学无术但今日才发现也不是到无药可救的地步。走到花园时,叶修的突然出现让韩文清震惊,他在回头时才发现孙哲平和王杰希早就不见踪影。



  他穿着身白色的西装,手里正把玩着随手掐来的玫瑰,衬的叶修整个人优雅从容。“新婚快乐?”他嘲讽的说,即便韩文清只是宣布订婚。



  没由来的怒火中烧,就像叶修所说的话语腔调都能惹上他的脾气。但韩文清此时表现得冷漠极了,他盯着叶修一字一顿的说,“多谢……叶少爷。”然后离开,不愿意多停留片刻。



  “这本该是个惊喜,”叶修的声音从身后幽幽传来,“老韩,我和老头子接触有一段时间了,我……”



  “叶修!你他妈就不是个东西!”韩文清勃然大怒,转身对着叶修咆哮,“你和我不再有任何关系。”他的眼神里带着愤恨,悲痛和无尽的失望。



  啊——



  “啊!!”孙哲平表情夸张地捂着拳头,“靠,比石头还硬。”



  “你打他干什么!”叶修过去检查倒在地上的人。



  “别狗咬吕洞宾,他的样子都要把你吃了。”孙哲平满不在乎的整理西服。



  就在刚刚,叶修第一次觉得韩文清彻底放弃了他,但还来不及解释韩文清转身就走,电光火石间孙哲平对着扭过头的男人迎面就是一拳将人砸昏过去。



22



  又是这幅场景,韩文清恨透了叶修百般算计他的手段,“你要玩到什么时候!”被绑在酒店的床上,韩文清怒吼着。



  “玩?”叶修反问,“你还是认为我在玩?”



  “叶修你别找死!”韩文清对叶修的态度置若罔闻,扭动着手臂想要挣脱。“放开我,我权当这件事没发生过,你继续做你的大少爷。”



  “如果我不呢。”叶修突然来了兴趣。



  “你无法承担这次合作终止的代价,放开我。”韩文清冷漠的说。



  叶修精明的厉害,断不会畏惧韩文清的恐吓,“可是我怎么觉得你向来公私分明,当真把我看的这么重要为了这种事终止合约?”



  “你!”韩文清气节,胸膛因怒火起伏的厉害。



  “放开你,去和别人订婚吗。”叶修捏住韩文清的下颚,“你是我的omega。”



  你是我的omega……



  他怎么敢说这种话,韩文清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他和叶修从不是这种关系……



  叶修侧开韩文清的脖颈,暴露出的腺体完好如初。竟然去做了解除标记的手术吗,“没关系,我可以再烙一个给你。”



  “叶修!!!”韩文清奋力挣扎着,他大声的嘶吼想要制止这一切,壮硕的身体被死死禁锢,无论怎样撞击都是砸在柔软的床垫上没有任何破坏性。



  突然传来的窒息感压迫着他,叶修再次咬穿omega的腺体,令身下的男人承受着不适感,叶修甚至他在颈间说些什么,但是韩文清听不清。


23


https://media.weibo.cn/article?id=2309404262878789113312



  “你的孩子……叶修……”韩文清气丝游离,无力的攥住叶修的手指,他病态的想要大笑,告诉小男人什么叫作茧自缚,但身体早以无法支持。



  叶修怔怔的看着他,直到房间的门被推开。人们震惊在原地,又手忙脚乱的抢救着此时的危机。


评论(46)

热度(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