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格一如既往的爱您哦

biu~爱心攻击

群聊号码:387663463

嘿嘿杂食

超级好勾搭

能不关注就不要关注哦

因为真的很杂食,所以总有一天会雷到你

来找我玩吧,plz【星星眼】

压寨夫人韩文清 06

突然填坑,可是这章还是没有秋弟弟 啊

  "将军被李郡王带到城中的潇湘阁闲聊声称叙旧,酒到浓处李郡王为将军引荐自己的红颜知己揽月娘子。郡王微醺,笑话,笑话将军是……”话说至此回禀的小公公突兀地结巴起来,不敢继续讲下去。

  “说。”叶修开口。

  “是,郡王笑话将军是大把年纪仍是黄毛小儿,童子之身。将军在宴席时替皇上挡了不少的酒已是烂醉,神色已然迷离。郡王点了潇湘院的头牌娼妓去伺候将军,奴才回来时将军已被扶到月娥姑娘房里去了。”小公公低首难遮笑意,“郡王说不准打搅将军美事,奴才就回来了。”

  公公话毕,养心殿随之陷入死寂,叶修手执竹简表面纹丝未动。小公公纵使万千疑惑也不敢发问,跪趴在台下等待圣旨。

  哗——竹简闭合。

  叶修抬眸,幽深的眼中迸发出骇人精芒,绝非平日的随和之相,“命韩文清觐见。”

  小公公诧异,“……是……”推开殿门正准备去寻问师傅,皇帝明明得知将军醉酒为何却执意宣将军回宫,更何况如今已是三更天。谁知道侯在殿外的公公见他出来,扬起拂尘就是一顿鞭打,“你这小杂碎,叫你多嘴!叫你多嘴!”抽的小公公捂着脑袋四处逃窜。

听到圣旨时,韩文清正坐在青楼床榻整理衣襟,倒是清醒些的。他抿唇不语,刚毅的面容显少露出难色,起身毫无留恋的走出厢房。

  “哟,事儿没完呢,去哪啊?”隔壁的郡王正与美娇娘缠绵,见门外吵闹原是将军动辄回宫。

  没他还好,见到男人韩文清便难掩怒气,攥着君王的薄衫险些将对方提起,郡王大惊,“将……将军何故如此!”

  韩文清推开他,愤愤拂袖而去。

  “郡王,您捅了大篓子了!”公公是皇帝身边的红人才多嘴提醒。

  立刻启程,公公忙招呼着将军坐上步辇,谁知韩文清径直走过他,动作迅捷翻身上马,扬鞭奔驰向黑夜中。

  “快!快去保护着!将军酒醉未醒,万万不能有闪失啊!”公公慌了神,想到自古坠马丧命的大有人在这颗心就跳到嗓子眼,“呸呸呸!奴家这乌鸦嘴!快去啊!!”

  午门下马,韩文清阔步走向养心殿,侍卫们气喘吁吁的跟在他身后已是哀声道怨,但又不得不感叹将军体力实在过人。

  韩文清站住在殿外,小公公正靠坐在柱子上打盹,清醒后见到将军立即行礼,“将军稍等,奴才这就去通报。”

  解开身披的纯黑大氅,韩文清赶路匆忙此时已是大汗淋漓,酒气倒是挥发不少。对着公公点点头,将衣裳脱下扔给身后的手下。

  等待的时间总是难熬,韩文清开始思考自己该如何向叶修解释。他能深夜宣召自己进宫定是知道事情的,韩文清不想为自己踏入烟花柳巷之地开脱,但叶修是怎么想的?

  “皇上,将军到了。”

  叶修正靠着玉枕阅读古籍,“去偏殿准备矮榻叫他去歇息吧。”

  小公公如实禀报,“将军早些休息吧。”但对方似乎并没有离开的意思,挺拔身姿屹立在殿前。“再去通报。”韩文清沉声,语气决绝。

  小公公又折回御前,“皇上,将军执意见您。”

  来来去去之间已是一个时辰,但结果仍是与之前无异。

  “皇上,现下寒冬腊月即便将军身强力壮,单单在冰天雪地里站着也禁不起如此折腾啊。”老公公为韩文清求情,“皇上就劝了将军进来吧。”

  叶修早知这家伙比犟牛还拧,但今天确实不想见他,因为叶修知道韩文清是不会哄人或示弱的那个。见面两人少不了争执,若再闻到他身上一丁点儿属于他人的味道,叶修想想就觉得胸口发闷,并不想给自己添堵。

  “他愿意站就让他站,退下吧。”态度冷漠,只不过半盏茶的时间叶修又改了主意。

  嫔妃的轿辇停在殿外,此时落霜已经打湿韩文清的衣襟,他看着公公们将裹着被褥的妃子抬到殿内,冻得铁青的手掌紧握发出吱嘎的骨头响。

  韩文清气的胸膛起伏激烈,冷气猛的吸入鼻腔呛的他低咳出声,本想负气离开何必忍受叶修如此地作贱。
 
  “现在你知道我的感受了?”叶修的声音悠悠传来立在石阶上俯视着男人,韩文清转而怒视他。
 
  叶修伸手,手掌停在他身前做出邀请的姿态。韩文清全身早已冻僵,丝毫没有动作。叶修知道他在置气,于是主动握住韩文清的双手时,竟感到与冰块无异。

  “为何不添上棉衣。”叶修责备韩文清,知道他站在雪地里却不成想只穿了单薄的衣衫,手掌捧起韩文清因常年拿握兵器而宽大有力的双手用力搓弄着呼出热气为他取暖。

  “既然皇帝无事,臣告退。”韩文清逼视他,转身欲走,僵硬的双腿传来刺痛感,韩文清被叶修轻而易举的挽留住。 

  “去给将军准备热水,沐浴更衣。”

  “叶修。”韩文清沉声。且不说皇帝休息的地方怎容他如此肆无忌惮,就凭刚刚进去的那位妃嫔也没有共处一室的规矩。“也好,那我带你去个地方。”叶修又说,小公公呈上韩文清的大氅叶修为他披好,攥住韩文清的手步入深宫。

  韩文清震惊于眼前此景,后宫禁地竟藏有如此宝藏。小小宫殿异常辉煌华丽,玉石铺地黄金镌刻梁柱,尤其是那天井处宛如“酒肉池林”的温泉,更是尽显奢靡。

  “这……”韩文清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简直荒唐!”

  “诶!别忙着骂我啊。”叶修无辜,“这是前朝留下的可和我没有一点关系。你也知道我很少来后宫。”说到着叶修贴近韩文清在他耳边吐气,气氛极其暧昧。

  韩文清感到耳根酥痒,推开他被叶修顺势褪下外袍,“爱将今日就让朕做一次无道昏君怎样?”

  赤脚踏进浴池,韩文清背对着叶修说,“自你登基虽对国事治理有方百姓安居乐业,可并未超过你先前成就,此时就盘算着享受实在可恶。”

  “到你嘴里我到没半分用处了?”叶修也不气恼,只是韩文清的衣衫上总是飘着淡淡的胭脂水粉味道令他不满。

  原本冻僵的身体没入温水,起初感到针扎般的刺痛皮肤没一会儿就得以缓解舒服的浑身肌肉放松下来。抬头见叶修沉着脸站在池边,韩文清扬声问他,“吵闹来的是你,此时迟迟不水的也是你?”

  叶修泄气,这块榆木脑袋事事叫他点拨。

  被潺潺地暖流包围,韩文清越发觉得头脑昏胀,想必是酒气再次缠头所致,浑身燥热呼吸变得急促。叶修从身后环住他,“今晚玩的开心吗?”

  到底还是要兴师问罪的,叶修声音低哑双唇摩擦着他耳后的皮肤,韩文清原本微闭的双眼缓缓睁开,他一度抿唇不语。

  修长的指尖划过将军满是伤疤的背脊,韩文清猛然转身攥住叶修的手腕与他对视。韩文清沉默地盯着他看,剑眉紧拧不知心里在纠结什么。

  “我没碰她……”韩文清开口,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解释。只是床笫之间感受那热情之人并非叶修的气息便十足抗拒。然,他再次补充,“你信我吗......嗯......”闷哼一声,韩文清撑住叶修的肩膀随之怒视他。

  双腿间忽的挤进硬物,韩文清沉腰喘息连连,感受这硬物一寸寸挺进身体,叶修紧贴着他伴着水流的润滑将整根东西抵进去。

  “哈……”两人重重舒出叹息。

评论(17)

热度(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