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格一如既往的爱您哦

biu~爱心攻击

群聊号码:387663463

嘿嘿杂食

超级好勾搭

能不关注就不要关注哦

因为真的很杂食,所以总有一天会雷到你

来找我玩吧,plz【星星眼】

欲恶之罪 42

*监狱设定
*好少啊哈哈
*涉及:失忆伞哥 落魄孙翔和没啥感情的双花
*注意避雷

“他感到痛苦......迷茫......”张新杰盯着屏幕上跳转的数值陈述着男人此时的感受,“甚至无助。”

苏沐秋垂着头瘫坐在审讯椅上,他手臂的枪伤还在渗血没有采取任何急救措施,大量的失血至使他脸色惨白,额前的碎发上沾染泥土和汗渍的混合物失去往日的光彩,整个人看着奄奄一息。

张新杰对着审讯室的窗口点点头,随后王杰希带着药品走进来。

“麻药就免了。”张新杰说。

王杰希处理伤口的手指一顿,抬头看眼张新杰后继续用剪刀裁开苏沐秋的囚服,触目惊心的伤口呈现在他眼前。皮开肉绽外圈的皮肤完全被火药灼烧成熟肉的黢黑发焦样子,伤口深可见骨露出白色的骨膜能看得到子弹卡在上面。

“额啊——”冰凉的刀具切开皮肤,苏沐秋猛地痉挛似的颤抖浑身只能感到钻心的疼痛,他咬紧牙关稀薄的唾液顺着齿间流下,手指死死扒着审讯椅血丝在指甲与骨肉的连接处渗出。

“我不能保证他能清醒的支撑到手术。”王杰希开口,用手背抹掉滴在睫毛上的汗水。

张新杰一丝不苟的观察着机器,他单手调整自己的眼镜框,“心率正常,血压偏低,他还能在坚持半个小时,你需要加快速度,王医生。”

“......”王杰希沉默,只是加快手下的动作,鬼斧神工的医学操作毫无人道可言,患者只能感受到无尽的痛苦。

“啊——”苏沐秋承受不住的吼叫,那种濒临崩溃和昏迷之间的感觉要将他撕裂。

“你的目的。”张新杰冷漠的向苏沐秋发问,“你要杀叶修的目的。”

“我......不知道......”苏沐秋如同行尸走肉般摇头,“不知道......我不知道......”

张新杰没有继续逼问,看着他的样子认真做下记录。

“啊——”

“受最高法院委托向被告人孙翔送达刑事委托书。X国最高法院刑事判决书,判决如下:根据国际刑事附带民事裁定条例中,以故意杀人罪判决被告人孙翔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的部分。”

“听清了没有?”

“被告人可有质疑?”

孙翔仍是感到迷惑,他怔怔地看着自己的双手似乎还能感受到湿热的血液染满指尖,男人濒死前扑到自己怀里露出狰狞的笑脸,他被吓到了。

“没有。”笑话,他有质疑又能怎样呢。

回到这座监狱,再熟悉不过的铁栏,个个是熟悉的面孔。老天这不是件幸运的事情,甚至糟糕透了。橙色的囚服穿在他修长的身驱都像是种时尚,号子里的老鸟嘲讽的叫着他“孙警官”,拍打着栏杆扬言要“操的他亲妈都不认识”。

“喂,你挺受欢迎啊。”【唐昊 编号59831 过激杀人 20年徒刑】男人跟在他后面漫不经心地说。

孙翔睨他一眼,应该是还没有走出情绪没有回答他。

“在逃囚犯明目张胆的跑回监狱,张佳乐我是该说你傻呢,还是聪明过头了呢。”孙哲平坐姿豪放,抖着腿对着电话说。

“你什么意思。”张佳乐开门见山。

“呵。”孙哲平嗤笑出声,“什么意思?你不懂吗?”

“张佳乐,我放你自由。”

他看着孙哲平的手掌扶在玻璃窗上缓缓开口,一字一顿像是巴掌扇在张佳乐脸上,放他自由说的好听,带着他给的标记若无其事的过活一辈子?还是身后那两个形影不离的保镖,若不是他们自己恐怕早已天高皇帝远再不受束缚。

张佳乐去触碰孙哲平的忌讳,在他的赌场恣意挥霍,痛饮到头脑不清,甚至不记得自己勾着谁的脖子狂呕不止。孙哲平不会让任何人接近他,“孙哲平?”本能的喊出男人的名字,扳着对方的头拼命的想要看清楚,不是他,孙哲平总是会噙着似有似无的坏笑看着他,就像自己是他的猎物,所以这不是他。

于是,他撒酒疯似的狂骂孙哲平,在男人的赌场将他骂的狗血淋头,孙哲平还是没有出现。

他又一次尝试那件事,上一次做时被孙哲平惩罚的很惨,这是他的底线。所以张佳乐抽出保镖腰间的配枪毫无留恋地对准自己。手腕传来骨裂般的疼痛,痛的他昏厥过去,“孙哲平......”朦胧间看到的是保镖震惊的样子。

清醒后,张佳乐恨不得大笑出声,他终于摆脱恶魔的桎梏。

可谁成想这是下一个折磨的轮回。

他不准离开男人的地方。

没有任何人和他谈超过三句话。

还有......当他想要抹去腿根处的痕迹时,被冲撞破烂的房门,打翻在地的匕首.....孙哲平仍在时刻监视着他,无处不在,张佳乐要被他逼疯了。

“别不识好人心,没有他们你能混进来?”孙哲平总能看透他。

评论(10)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