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格一如既往的爱您哦

biu~爱心攻击

群聊号码:387663463

嘿嘿杂食

超级好勾搭

能不关注就不要关注哦

因为真的很杂食,所以总有一天会雷到你

来找我玩吧,plz【星星眼】

【欲恶之罪】43

首先黑暗

监狱设定

没看过前文不太鼓励阅读哈哈哈

这篇以后就不打cp tag了,只贴欲恶之罪

涉及:双花 周翔  


“送客。”孙哲平单方面的中断通讯,他从座椅上站起身舒服地伸个懒腰。余光瞥见玻璃窗另一端的张佳乐正歇斯底里地对着他吼叫,遗憾又庆幸的是他一个字也听不到。

 

遗憾的是自从离开张佳乐的身边,他总觉得耳边少些什么,没有男人叽叽喳喳的声音这生活又变成枯燥而沉闷。

 

“你不打算和他说明?”过道的拐角处叶修走出来,两人并肩走向石筑的牢房区。

 

“麻烦。”孙哲平百无聊赖的说。



  口哨声不断,辱骂的言语越来越刺耳,孙翔紧攥着拳头控制着自己,低垂着头疾步走着却迎面撞上堵肉墙,“哎呦,这不是孙警官吗?”阴阳怪气的声调就知道男人来者不善。

 

  孙翔停顿住,“让开。”他又说。

 

“操,给你根杆就往上爬,还真他妈把自己当阿sir呢?”凶恶的囚犯推搡他的肩膀,孙翔踉跄的倒退一步缓缓抬头。

 

  微扬的下巴,轻蔑的瞥一眼男人,“哼......好狗不挡道。”

 

  周围人群哗然,各个兴奋地摩拳擦掌,俨然一副看好戏的架势。

 

“.......”囚犯怒目圆睁,他没想到这小崽子事到如今还敢这么嚣张,“老子今天就教教你什么叫规矩!”

 

  抡起沙包大的拳头照着孙翔面门砸过去,原本无趣的食堂瞬间来了乐子,就连看狱警也是环胸靠在柱子上放任不管的姿态。手掌包裹住袭来的拳头,孙翔提膝狠狠地顶上男人矮壮的身体,“额.....”囚犯佝偻起来,瞬间被怼到胸窝令他无法呼吸憋得满面青紫。

 

  男人身后的的小弟见状不好纷纷冲过去准备教训这毛头小子,更有不少和孙翔有过过节的囚犯临时加入团伙,导火线燃着掀起小规模的暴乱。

 

  即便身体再有优势孙翔仍抵抗不住来自你一拳我一脚的人海战术,瞬间被动起来。眼看着拳头袭击右脸,来不及闪躲却又被一脚踹在膝盖上跪倒在地面。

 

  无力招架面对雨点般挥下的拳脚,孙翔只能蜷缩着倒在地板,本能的尽量保护脆弱的地方受到伤害。

 

  坐在角落里的人扔下手里的面包,顺便掸掸囚服上掉满的糟糠,他端起餐盘往人群靠近。瘦高的身材吸引周围人的注意,在众目睽睽下扬起手将餐盘狠狠地砸向施暴者的脑袋。“啊!!!”一切像是慢动作播放在眼前,男人流畅的动作,囚犯痛苦的吼叫,抱头倒地的姿势。

 

“周泽......”孙翔艰难的开口,眼前的视线模糊勉强看到那头黑发的男人和彪形大汉们纠缠在一起。“傻逼!起来啊!”唐昊对着他咆哮,奋力推开束缚他的囚犯。

 

“哈......”孙翔踉跄地站起身,血水顺着眉骨嘴角往下流,只是还没直起腰就被不知谁一脚踹倒,轰的结结实实摔在地面发出闷响。

 

“操!”唐昊怒骂,但眼前太多人他忙于招教根本无法去支援孙翔。

 

冰凉的液体顺着头顶浇灌下来,鼻腔吸入些许辛辣的感觉刺激的孙翔侧过脸一阵狂咳。痛苦的呛声像是溺在水中发出的绝望感觉。不会有人怜悯他,甚至嘲笑讽刺男人的狼狈模样。自古虎落平阳,不都是受尽欺凌侮辱,好在这只是普通的自来水而不是更肮脏的秽物。

 

“外面就听到声音,炸锅了?”魏琛慵懒的走进食堂才发现眼前场景根本混乱不堪,“干什么呢都!”刺耳的哨声响起,囚犯们骂娘的扔下手里的食物趴在地板上。

 

“怎么样?”他远远的就发现是孙翔被欺辱着,魏琛驾起他问,又暗骂这小子还不轻。

 

孙翔摇摇头,扯动伤口又是一声闷哼。这时看管食堂的狱警才跑过来,上来竟指责孙翔滋事斗殴,扬言关禁闭一周。“关你大爷!关!”魏琛怒骂,脏警察他见多了,这次摆明是想整孙翔,“赶紧带人去医务室,出人命你们他妈都有责任。”虽然先前大家是同事魏琛不算喜欢孙翔,毕竟他不讨喜,但是这孩子现在被这么针对他确实于心不忍。

 

“你你你,扶他一把来。”随便指个人,魏琛又开始爆粗口,“都给我把现场清理好,一会儿被张助理发现都他妈别想好过知不知道!”

 

“活着呢?”唐昊走过去,拽住孙翔的手臂。

 

“嗯。”有气无力的声音就知道男人受伤不轻。“走吧,让我送你去医务室。”唐昊说。

 

说是扶着孙翔,其实整个人都是挂在唐昊身上的,孙翔根本支撑不住走到医务室。“为什么帮我?”孙翔问他。

 

唐昊轻笑,“说出来你不信,其实是你爸派我来保护你的。”

 

“呵呵......”孙翔不屑,“我没爸爸,你到底想做什么。”

 

“错。”唐昊玩心大气,“我就是你爸爸,爸爸保护儿子天经地义。”

 

“妈的。”孙翔啐一口血水,唐昊大笑,昏暗的楼道里两人走远。

 

蹒跚的脚步突然顿住,唐昊不解的看向他。孙翔缓缓抽出挂在唐昊身上的手臂,一双充血的眼睛死死地盯着男人,他一瘸一拐的靠近过去。

 

“周泽楷......”就在脱力的瘫软下去时,男人搂抱住孙翔垮下的身体,孙翔死死地攥住他的囚服将自己埋在男人肩膀,他小声的呢喃对方的名字。“我在。”周泽楷闭上眼睛,薄唇颤抖着回应他。

 

“我没杀他......不是我.....”孙翔哽咽,在周泽楷颈间无声的落泪。

 

“我知道。”他说。

 

 

  半个月前,夜晚,“小周这是现在唯一的办法,我需要你做出牺牲,不然我们都活不过去。”

 

 

  加长的防弹悍马车停靠在街边,随后张佳乐走下来,气派十足实则他被禁锢在这座看似华丽奢靡的会所里毫无人权。

 

他必须接受人们毕恭毕敬的问候,要所有人知道即便孙哲平不在,他张佳乐也是不能被他人觊觎的。于是任命接受摆布,但张佳乐没有放过这里建筑的任何一个细节,这是属于逃脱者本能,因为他注定要离开这里。遗憾的是数次的经过都他没有找到任何漏洞。该死的一定是孙哲平的布置,处处针对他的发挥。

 

  楼道处传来凄惨的啜泣声,张佳乐好奇的向那边望,于是他的随身保镖让出身位摆明是让张佳乐过去的意思。他没有多想好奇心驱使着自己往纷争的地方走。

 

  女人被男人拖拽着正歇斯底里的咆哮,这种场面在会所并不少见,“公主”被顾客看中但又出于各种苦衷不愿被带走。“就没人管?”张佳乐不可置信的问身后的保镖。

 

“现在是您的场子,张先生您做主。”保镖如实说。

 

  张佳乐只觉得莫名其妙,“这和我又有什么关系?”

 

“孙先生说现在这个地方,由您全权负责。”

 

  这时女人看出他的身份不一般,扑过去攥住他的西装裤,“求求您,救救我吧!”

 

  保镖还没等他发话就把女人拖到一旁,张佳乐受到惊吓瞪大眼睛看着女人发疯般乞求解脱的样子,“可以留下她吗?”

 

“当然可以。”于是保镖摆摆手发号命令,先前纠缠的男人就被“请”出去,女孩甚至来不及感谢张佳乐就跑进包厢内。

 

  张佳乐只觉得这一天他足够的辛苦,去逼问孙哲平又应付这出闹剧,他手里拿着外套回到属于自己的楼层。

 

清晨,

 

“我们需要离开。”迷糊中听到男人说,张佳乐睁开眼睛就看到保镖放大的脸呈现在自己眼前,“我靠!”他大惊,“你要干什么!”

 

“九点整警察会到这里,鉴于你的身份,我需要带你到其他地方避避风头。”张佳乐当然知道他是什么身份,于是慌忙起身。“为什么会有警察。”他自从被孙哲平带回来还没有要躲避的危险。

 

“出了人命,走过场。”

 

“人命?什么意思?”张佳乐不懂。

 

“昨晚的女人,冰妹,吸食过量。”保镖像是背剧本似的和他说,“那男人是她的家里人,想带她回去。”

 

你害死的她。这句话保镖没说,但张佳乐知道这是他的意思。张佳乐怔在原地,喃喃地说,“不是我害得她。”

 

“当然不是,您不必自责。孙老大说是他疏忽了,叫您见到不干净的。现在张先生您需要马上离开。”

 

“他在哪?”张佳乐质问保镖,“孙哲平在哪?”他知道孙哲平监视着他的一切。

 

“在监狱,您忘记了吗?”

 

 

“你不打算和他说明?”叶修问孙哲平,“告诉张佳乐,在你的地方他可以安全的活动,不必过逃犯的生活,不让其他人和他沟通是因为很容易暴露自己的身份。”

 

“麻烦。”孙哲平说,“他不会懂。”


评论(18)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