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格一如既往的爱您哦

biu~爱心攻击

群聊号码:387663463

嘿嘿杂食

超级好勾搭

能不关注就不要关注哦

因为真的很杂食,所以总有一天会雷到你

来找我玩吧,plz【星星眼】

欲恶之罪 46 双花 R

https://m.weibo.cn/6237078418/4276520900081466【这里是有粗暴情节】

时间过了很久,但仍是张佳乐紧闭着双眼,他知道自己是埋在孙哲平怀里,但就是不愿意去面对。孙哲平的气息太熟悉,他的臂膀有力给人足够的安全感,这点他在监狱时就深知如此。


“好了?”男人的声音蓦地传来,张佳乐原本缓和的心情,又紧绷绷地揪起来。孙哲平似乎一直在观察着怀里的人,等待着他自己平静下来。


张佳乐细细吐气,终于睁开眼睛便对上男人幽深的眸子。孙哲平却嗤笑他,“有时候真怀疑你骨子里就不是个男人。”


怒气直达头顶,张佳乐猛地咬住男人的脖颈,狠狠地发力像是要撕碎他的喉咙。孙哲平除了在他扭动时收紧手臂,之后什么动作都没有。直到张佳乐自己尝到嘴里的血腥味才慢慢松开口,他扭头呸了一声,又说,“你把我当过有尊严的男人吗。”


是呀,他被孙哲平禁脔在这里,男人的尊严早被磨没了。


孙哲平大笑,张佳乐盛怒的样子不知哪里讨得他开心,他摸摸颈侧被咬出的伤口,又拂去张佳乐脸庞上凌乱的发丝。男人挣扎一下,孙哲平则沉声警告他,“别动。”


“你看,我把你弄疼了,你也把我咬出血,扯平了。”孙哲平耐着性子在他耳边说,张佳乐对此不屑极了,他保持沉默,头脑昏沉但却没办法在孙哲平怀里安然入睡。


“你为什么要伤害我。”张佳乐平静地开口,早就想知道,孙哲平难道就这么恨自己,恨到要折磨他,残害他身边的人。


“伤害?”孙哲平坦言,“从来没有。”


瞧瞧他,张佳乐突然为孙哲平感到可怜,他不愿承认自己的暴行,甚至不肯忏悔,神都不会饶恕他。而张佳乐只需要挨到那一天,看着他坠入深渊打下地狱。


“恨我?”孙哲平反问他。


张佳乐恶狠狠地看着他,“是。”


孙哲平了然地点点头,又说,“还记得我们第一次交集吗?”


真搞不懂他想要说什么,于是张佳乐配合着孙哲平说,“在监狱的食堂?”


“是,对着我笑,又没心没肺的介绍自己。”孙哲平说着,心情不错。


“但不是那次,在洗衣房。”孙哲平淡淡的陈述,“你被几个混混儿围着殴打,我经过时就在想,这么个渺小可怜的人。可是我并不打算理会,这不是我该费心的,你的死活与我无关。”


张佳乐的身体开始微微发抖,回忆起痛苦的经历本能的瑟缩。孙哲平亲吻他的耳根,大发善心无声地安抚男人,“可是你却攥住我的裤脚,要我救你。”


张佳乐震惊,他只记得那次被打到昏迷,再醒来时手里紧紧抓着孙哲平的囚服,没想到自己竟把他当做救命稻草。


“你说我该不该救你?”孙哲平问他。


他又问,“如果这次是人的求生本能,为什么之后又扬言寻求我的庇护?”


“张佳乐,你太懦弱。”孙哲平的话像是刀子血淋淋地剖开他的伤疤。


“只会逃避,把一切背负在心里任由它积压发酵,这是你的原罪。”


孙哲平残忍地笑着,“我想看你的极限,濒临崩溃地样子。”


“看看你自己,被我捏扁揉平却还是隐忍着的样子,给我见识见识你的血性。没了我的庇护你还能是什么,是被抓回去殴打致死?还是去寻求下一个饲主去做他的贴身男妓!”


“不是!”张佳乐咆哮,他在孙哲平怀里挣扎,扭动,“不是!别再说了!你要我杀了你吗!”


“不,你没那个本事。”事实就是这样,男人激怒他,不过是又一次的嘲讽。


张佳乐扼住孙哲平的脖子,终于还是松下手劲。


于是,孙哲平只是环抱着他,不再多说一个字。


生物钟发挥作用,或许是男人的胸膛太过温暖舒服,张佳乐的大脑开始混沌不清。恍惚间感得腿间挤进炙热,他紧张地努力睁大眼睛,唇齿不清不楚地说,“可以不做吗?”


孙哲平笑道,“你想吗?”


男人诚实地摇头。


“好,那就不做。”孙哲平亲吻他的额头,“睡吧。”


“那……你什么时候会放过我。”张佳乐抬起头看向孙哲平。


“张佳乐你想过我死吗?”


他木讷地摇头。


“就算我杀了你的搭档。”


张佳乐怔住,早在他入行时就被训导,他们这种机关算尽的人,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他们曾发过誓不能为彼此报仇树敌,要八面玲珑。


可是恨吗?恨之入骨。


见他沉默,孙哲平再次开口,“好,张佳乐我告诉你,只要我不死,你永远不会被放走。”


“明白了吗?”


“你就是个疯子。”张佳乐喃喃地说。


“对,”孙哲平亲吻他额前的发,“是你先招惹上这个疯子的。”


评论(19)

热度(86)